趣读屋 > 武侠仙侠 > 无限世界投影 > 第四十章 毒兽
    “这些是山下患者送的礼,都是这边没有的,我就顺手拿了些回来。”

    望着陈轻依,陈长铭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陈轻依沉默了一会,望了望身前的这些东西,随后才笑道:“师弟有心了。”

    “还没有谢过师姐。”

    陈长铭脸上露出笑容,随后转身打量了一下周围,看着周围干净整洁的房间,不由真挚感谢。

    “不必客气。”

    陈轻依沉默点头,下意识低下了头,似乎有些不自在。

    “师傅他老人家在做什么?”

    望着陈轻依的模样,陈长铭转过话题,继续问了问。

    “还在丹房里炼丹吧。”

    陈轻依想了想:“你有见过他老人家干别的么?”

    陈长铭鄂然,随后一笑。

    与陈轻依在这里聊了一会,随后陈长铭将带来的东西放下,在周围整理了一番,才换上了一身衣物,向着金极所在的丹房走去。

    没过多久,他来到熟悉的房间之外。

    房间里,一阵淡淡的药味传出,被陈长铭清晰闻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相对于过去几次而言,这一次丹房里传出来的药味,似乎格外的暴躁,简直像是.....烧焦了一样?

    烧焦?

    陈长铭一愣,下意识打了个寒颤,连忙大步走了进去。

    不出他所料,走到丹房之中后,里面的场景让人头皮发麻。

    只见在房间中央,一座大大的丹鼎伫立在那里,此刻上面已经有了些裂痕,周围的药渣溅的一地都是。

    整个丹房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药渣,看上去像是烧焦之后残留下来的灰碳,看上去格外醒目。

    一股烧焦的气味密布在四周,闻上去怪呛人的。

    至于金极,此刻则坐在丹房的中央,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也有些沮丧。

    不过万幸的是,不论神情如何,好歹人没什么事。

    望着眼前这幅模样,陈长铭摇了摇头,莫名有些心痛。

    过去的时候,他看着眼前这幅场景,还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现在,了解到炼丹之中所需的耗费之后,他却不免开始心痛起来。

    那用来炼丹的一地药渣,可都是蕴含着磅礴灵气的灵物,每一样都是陈一鸣等人冒着危险从荒林中找来的,来之不易。

    同样的,那口用来炼丹的丹鼎也不是普通货色,里面的材料及其珍贵,放到外界可谓价值连城。

    但只是几次炼丹失败,炸几次鼎,一口丹鼎就可以说报废了,尽管其中的材料还可以重新回收利用,但价值也不免要大大下降。

    这就是炼丹所需要的耗费。

    看到这里,陈长铭突然明白,为什么金极要跑到这荒林附近来,又为什么要依附于陈家,在陈家做一个客卿了。

    不这样的话,以这样的消耗程度,单单金极一个人,不论家底再怎么雄厚,恐怕迟早也要被掏空了。

    一切都是无奈之举。

    原地,陈长铭不由摇了摇头,默默起身,走向一边。

    “师傅。”

    他走到了金极的身旁,望着金极拱了拱手。

    金极有些茫然的抬起了头,直到望见眼前的陈长铭后,眼中才逐渐浮现出焦距。

    “是长铭啊。”

    他有些叹息的起身,一边开口说道:“山下的事已经忙完了?”

    “托师傅的福,已经忙的差不多了。”

    陈长铭点了点头:“不过这次下山,还碰到一些古怪事,想要请师傅看看。”

    “哦?”

    金极来了些兴趣,一张原本满是茫然的脸庞之上也恢复了平静:“你说说看。”

    “是。”

    陈长铭点了点头,随后将这一次山下发生的一些事告知了金极。

    他所说的事不是别的,正是之前的九峰城中是发生的毒灾一事。

    那一次毒灾尽管已经消失,但那一日毒灾的源头一日不找到,终究还是个隐患。

    为了避免万一,陈长铭才想着让金极看看,看看这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作祟。

    只是,让陈长铭有些意外的是,伴随着他的述说,金极脸上的表情却逐渐变了。

    一开始时还十分平静,之后却逐渐变得凝重,最后甚至脸上隐隐露出喜色。

    “师傅?”

    望着金极脸上的表情变化,陈长铭有些疑惑。

    “别停!”

    金极脸上紧张,对着陈长铭摆了摆手:“继续说!”

    “把中毒者的所有表现说出来!”

    他脸上满是喜色,让陈长铭继续开口。

    望着金极这幅模样,陈长铭心中疑惑,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讲述。

    当着金极的面,他将患者的种种症状一样讲述而出。

    “是它!果然是它!”

    听完了陈长铭的讲述,金极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喜色,忍不住喃喃低语。

    “师傅.....”

    望着金极的模样,陈长铭忍不住发问:“那未知的毒源,到底是什么?”

    “长铭,你可知道,在荒林之中有着诸多荒兽繁衍?”

    金极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喜色,望着陈长铭开口发问。

    “自然知道。”

    陈长铭点了点头。

    “在那种种荒兽之中,便有一种毒兽,名为水毒兽,为五大毒兽之一。”

    金极无法抑制自己的喜色:“这等毒兽乃天地异兽,有着极其恐怖的毒性,纵使是一滴血落到河流,都足以将整片河流都变成一片毒水。”

    “你是说.....”

    陈长铭心中一动,明白了金极的意思。

    “不错。”

    金极点了点头:“前段时日,那城中所出现的患者,想必就是喝了些毒水,才导致中毒。”

    “当然,从他们只是中毒,还能够挺到你面前来看,这一次出现的毒兽,可能只是具备水毒兽的部分血脉,甚至还可能是刚刚觉醒不久,不然普通的凡夫俗子根本挡不住,更不用说是跑到你面前求医了。”

    金极一脸兴奋,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之情:“这正是我等了多年的机会。”

    “一头具备着水毒兽血脉的毒兽,其一身都是至宝,是我练就上品丹药的最佳材料!”

    “长铭,你这次立下了大功!”

    他转过身,望着眼前的陈长铭,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欣慰:“为师要离开一段时日,这段时日,长铭你便跟着轻依温习,等为师回来!”

    话音落下,还没有等陈长铭来得及说什么,他便快速迈步向外走去,瞧这样子,哪里还有之前那种颓废的模样?

    陈长铭在原地站着,愣愣看着金极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消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许久之后,他才摇了摇头,恢复了平静。

    不过,尽管心中有些无语,但陈长铭也理解金极的反应。

    对于流浪外界,一心要炼制出上品丹药,回归宗门的金极而言,这一次便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一头毒兽,其身上的材料无疑是极其珍贵的,恐怕在往常时日里根本就找不到多少。

    这一次能够出现一头,无疑是极好的机会。

    若能以这一头毒兽为材料去炼丹,未来或许就能够以此为本,炼制出上品丹药。

    “不过这么一来,整个九峰城恐怕又要多事了......”

    站在原地,眺望着外界,陈长铭摇了摇头,心中喃喃自语。

    想要将那一头毒兽抓住,以金极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的。

    通过多次投影,如今已今非昔比的陈长铭看得出来,金极的身体不错,年轻的时候多半也练过武,但早已经松弛了,论及真正实力而言别说是与陈一鸣等人相比,就连与陈长铭相比恐怕也大大不如。

    而那头毒兽的实力虽然未知,但能够揪起之前那么大的风波,威胁性是不容小觑的。

    况且,这九峰城四周说大不大,但说小却也不小。

    仅凭金极一人,想要在这四周将那毒兽找出来,恐怕极其困难。

    所以不可避免的,作为金极的合作对象,陈家恐怕也要在这一次出力,帮金极一同捕捉那头毒兽了。

    “希望一切顺利,不要有太大危险才好。”

    想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陈长铭摇了摇头,心中喃喃自语。

    在原地驻留片刻,过了一会,陈轻依也过来了。

    两人在这宽敞的丹房里一起忙碌,将这偌大的丹房收拾干净,随后又聊了一会,才各自离开了。

    随后,陈长铭与陈轻依商量了片刻,便又下山了。

    在金极离开的这个关口上,此刻山上已经没什么东西值得关注了。

    与其在山上耗费时间,倒不如下山去医馆中坐镇,一方面多刷一些投影,令一方面,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也好及早解决。

    次日,陈长铭下山,先是回到了陈家一趟。

    此刻在陈家所在的庄子上,周围已经显得十分热闹了。

    “老头子他们跟金药师走了,说是要去抓什么毒兽。”

    陈子德一脸郁闷的说道。

    陈长铭听得一阵默然。

    金极的动作比陈长铭想象的还要快。

    仅仅只是一阵功夫,整个陈家就被发动了,陈一鸣等人全部出动,帮金极抓毒兽去了。

    而在陈一鸣等人离开之前,他们还把陈家的力量调动了起来,分割到各个地方去,搜集各地的异常,以确认那头毒兽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