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职场 > 这也能突破 > 第九十三章 寂幽镇
    秦闲等人接连倒地,最后只剩下未曾吃过烤狼肉的姬魅,幽深曲折的石洞中顿时陷入了冰湖般的沉寂。

    秦闲刚才已经猜测到烤肉可能被人动了手脚,可是因为他吃得太多,即便是在系统的加持下身体素质强出常人许多,却还是很快地昏了过去。不过他已经猜到是姬魅动了手脚,而且他只比紫悠早倒两秒钟,也算是找回些面子了。

    “看来魅香粉的效果发作了。”姬魅笑语盈盈地转过身,不紧不慢地走到秦闲身边,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很明显这次的杰作就是她无疑了。

    唉,本来她不想使用这东西的,可是偏偏秦闲不肯给她单独相处的机会,青蛮又想在紫悠面前展现烤肉的技术,她便只好顺其自然地将魅香粉塞给青蛮,告诉他这是她秘制的调味粉了。

    想到此处,姬魅立刻从怀中取出了一包五颜六色、细如发丝的银针。

    “你要做什么?”看到姬魅将一根橙色银针拿出来,脑袋沉重无比的紫悠顿时拼尽最大的力气问道。

    她刚才只是吃了几口肉,所以她虽然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却是并没有像秦闲他们那样马上就昏过去。

    “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姬魅诡笑着瞥了一眼紫悠,之后便是撩开秦闲的衣服,一针扎在了秦闲的肚脐眼偏上一点的位置。

    下一刻,秦闲的身体剧烈抽搐一下,紧接着那处被针扎的地方便是开始涌现出了鲜血。

    那些鲜血流淌的速度很快,短短两三秒便是染红了秦闲的半张肚皮,倘若现在把他的衣服盖上,绝对也会变得血红一片。

    “呀,好像扎错地方了。”姬魅惊叫一声,而后将那根橙色银针拔出,又向右移了几分,这才再次扎进了秦闲的身体。

    这一次,秦闲的身体没有再流血,而且刚才被针扎过的地方也是莫名般停止了流血。

    “你把我们迷晕就是为了给我们扎针?”紫悠身上的力气又小了几分,却还是无法看着姬魅乱来。

    姬魅拿出来的银针一看就十分诡异,若是就这样任由姬魅给他们一一扎针的话,说不定他们就要这般莫名其妙的全军覆没了。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给秦闲扎几针而已。”姬魅嫣然一笑,之后便是不再理会紫悠,用心给秦闲扎起了针。

    嗯,没错,她很用心,因为她后面的十几针都没有再让秦闲流血,只是让秦闲如同得了羊癫疯般抽搐了一阵而已。

    “你……”努力尝试了一会,紫悠的意识终于渐渐模糊了起来。

    “竟然能撑这么久。”姬魅媚笑着看了看好不容易昏睡过去的紫悠,之后便是又把目光转回了秦闲的身上。

    现在这些人都晕过去了,她也已经将针全部扎在了秦闲身上相应的位置,接下来就只管等着结果就好了。

    秦闲啊秦闲,你可千万不要让她失望啊。

    …………

    “我是谁?我在哪?”沉睡中的秦闲来到一处尸横遍野,空气中四处弥漫着血腥味道的地方,已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

    这里本该是山清水秀、绿树环绕,此刻却是都被鲜血渲染得十分悲壮诡异,一排排古朴的房屋烧的烧,毁的毁,哪里还有一间完整的房屋?

    “这里发生了什么?”秦闲晃晃一片空白的大脑,看了一眼标示牌上写着的‘寂幽镇’三个大字,之后便是朝着村子内部走去。

    “小湛,不要进去。”秦闲刚刚进入寂幽镇四五十米,便是被一双枯瘦的手掌抓住了脚踝。

    秦闲心头一惊,连忙看向旁边,只见一名脸色惨白,随时都会咽气的老头正满眼恳求地盯着他。

    “老爷爷,您认识我?”微愣片刻,秦闲连忙蹲下身来,试着询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孟爷爷啊。”老者错愕地打量一番秦闲,而后忽然笑了起来。“这样也好,你忘了这些事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孟爷爷?”秦闲眉头微皱片刻,接着大脑一阵抽痛,险些没有晕死过去。

    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他的名字叫作司徒湛,是这个寂幽镇的村民,他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另外他还有一个恋人叫作涂山真颜。除了这些,他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湛,你没事……噗”孟爷爷还未将话问完,一柄飞剑便是飞窜过来,猛然刺穿了孟爷爷的后背。

    “孟爷爷!”看到孟爷爷不安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秦闲心中莫名的有些伤感和愤怒。

    怒火中烧地看向不远处的地方,那里有一名中年男人正如同看好戏一般盯着他看。

    “啧啧啧,本来这些蠢货拼了命拖延时间,让你们三兄妹离开,结果你却又回来送死,还真是让人感动不已啊。”中年男人讥笑着砸咂舌,之后眼睛一亮,又语气古怪地说道:“这样吧,只要你肯把你那两个至亲血肉的下落告诉我,我今天就饶你一命。怎么样?这个交易还算合理吧?”

    “你这种痴心妄想的鬼话还是去跟阎王爷说吧!”秦闲双拳紧握,说出的话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大言不惭,我现在就先送你去见阎王!”见秦闲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提议,中年男人脸色一沉,接着便是身形暴掠了过来。

    “雷震指!”秦闲本能地点向虚空,一道狰狞霸道的雷电自他指尖迸射而出,眨眼间便是轰击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

    “唔”

    被突如其来的雷电命中,中年男人闷哼一声,身体接连后退了七八米,方才稳了下来。

    “你这雷震指倒是用的不错,只可惜我现在可是尊者境大圆满,即便你是万千年来最年轻的尊者又如何?你不会以为仅凭你那尊者境中期的实力就能和我抗衡吧?”中年男人的眼中满是讥讽之色,全然没有把秦闲放在眼里。

    “如果再加上我呢?”秦闲刚欲开口,一道清冷霸气却又不失动听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一刻,秦闲心中莫名的有些悸动和放松,中年男人却是神情巨震,呆愣了几秒,方才嘴唇颤巍巍地说道:“真颜xiao姐说笑了,我怎么敢和你动手呢?”

    “既然你不敢和我动手,那便在我面前自【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