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游戏体育 > 艾泽拉斯月夜之影 > 第八百一十一章 万事从心
    为了保证正面战场上压制军团战将的战斗力,莱登等守护者和守护巨龙都被留了下来,顺便也能转移燃烧军团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艾泽拉斯联军所有的兵力都在攻打正门。

    生命赐予者艾欧娜尔也跟在安德里亚等人身后,她的脸色同样十分凝重。

    这场突袭安托鲁斯的战斗不止关系到艾泽拉斯的未来,对整个宇宙同样会造成深远的影响。

    没有了萨格拉斯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坐镇,燃烧军团必然会分崩离析,就算基尔加丹站出来约束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宇宙中的各个文明星球将因此得到宝贵的修养时间。

    反之,如果安德里亚这群希望之火被全灭在安托鲁斯,一旦泰坦们的灵魂被完全腐化,整个宇宙不会再有人能阻止燃烧军团的疯狂灭世之旅。

    就连安德里亚、艾萨拉和艾欧娜尔这样的真神都承受着强大的压力,更别说珊蒂斯和图拉杨这些半神了。

    有内鬼基尔加丹担任向导,在安德里亚撑起的暗影帷幕笼罩下,一行人避开了复活跑尸的恶魔大军,十分轻松的来到哈萨贝尔镇守的传送大厅。

    自从上次玩小心思失败后,哈萨贝尔就被安托兰统帅议会的同僚们完全禁足,无法离开这座大厅。

    放跑艾欧娜尔的罪名很重,也就是现在萨格拉斯暂时抽不出空闲来,秋后算账是已经可以预料的了。

    哈萨贝尔在焦虑和紧张之中度过了数月时间,有些时候她甚至希望艾泽拉斯联军能给力一点攻破燃烧王座。

    反正自己也逃不掉,不如大家一起死。

    但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作为最接近萨格拉斯的几名艾瑞达人之一,哈萨贝尔对恶魔之王的恐怖实力非常清楚。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能正面战胜萨格拉斯的人。

    “哎~”

    幻想着自己未来能逃脱恶魔之王的责罚,哈萨贝尔时不时就会发出绝望而焦虑的叹息。

    “轰!”

    传送大厅外传来的爆诈声让颓废的哈萨贝尔提起了一些精神。

    “来人!外面出了什么事?”

    哈萨贝尔的其中一名副官恭敬的低头解释“大人,有入侵者攻入这座神圣的殿堂,部下们正在阻挡他们的攻击。”

    “入侵者?”

    哈萨贝尔不解的皱眉问道“艾泽拉斯的军队不是还在安托鲁斯外面吗?入侵者又是哪里来的?”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

    还不等哈萨贝尔进一步收集情报,大厅内一刹那之间出现的空间波动让她下意识的张开背后的肉翼,摆出戒备态势。

    “这个熟悉的空间波动……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刷~”

    一支不足十人的小队在哈萨贝尔面前显现,其中个头最高的那位红皮肤恶魔让哈萨贝尔瞳孔猛然收缩。

    “欺诈者基尔加丹?!你怎么会……”

    “多说无益。”

    基尔加丹威严的挥手打断哈萨贝尔惊愕之下的质疑,他定定的看着哈萨贝尔给出最后通牒。

    “我给你两个选择,抛弃对萨格拉斯的忠诚臣服于我,或者……死!”

    “额……”

    哈萨贝尔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基尔加丹身旁之人。

    这些人从表面看起来似乎都是凡人,但当哈萨贝尔的目光落到艾欧娜尔的金属皮肤上时,见多识广的传送门守卫者连呼吸都慢了半拍。

    “生命赐予者艾欧娜尔?!”

    哈萨贝尔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了,最不可能的组合真实的呈现在她的眼前。

    由于安德里亚下达的情报封锁命令,基尔加丹逃狱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安托兰废土。

    哈萨贝尔能被萨格拉斯赋予掌控军团所有传送任务的重任,自然不会是一个脑子不好用的蠢货。

    她很快就理清了思路,但同时也在心中生出惊骇和希冀的情绪。

    ‘泰坦与军团指挥官合作?这……难不成他们真的能行?’

    基尔加丹看到哈萨贝尔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眉头略微挑起。

    欺诈者本来只是例行走一下劝降程序,但他意外的发现……似乎有戏?

    “哈萨贝尔,我再问最后一遍,臣服,还是死?”

    哈萨贝尔脑中很乱,勉强权衡了一番利弊,她的目光在安德里亚等人身上来回打转。

    “尊敬的欺诈者,我有一个问题希望得到解答。”

    基尔加丹双手抱在胸前,淡然的吐出一个字。

    “说。”

    哈萨贝尔眼神闪烁了一下“我想知道,你们真的有把握能战胜萨格拉斯吗?底气从何而来?”

    “恕我失礼,光凭阁下和十分虚弱的艾欧娜尔……恐怕还不够看吧?”

    基尔加丹嘴角勾了勾,他知道对方已经动心了,只是摄于萨格拉斯恐怖的个人实力,暂时还无法做出最后的决定。

    艾萨拉还记得这位在神灵级别以下空间法术玩得很溜的敌人,毕竟不久前她才和哈萨贝尔隔空较量了一次。

    不过说是较量,其实只是单方面的吊打而已。

    艾萨拉迈动修长的双腿站了出来,似笑非笑的从哈萨贝尔身侧伸出一只手,轻轻撩拨了一下她张开的肉翼。

    “谁?!”

    哈萨贝尔全身肌肉紧绷向后跳出,不知名的敌人居然在她无法察觉到的情况下触动了空间,而且……这种空间波动让她总觉得有点熟悉。

    “艾瑞达人,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忘了我的惩戒了吗?”

    艾萨拉戏谑的看着哈萨贝尔“还是说,上次在生命庇护所的教训还不够?我倒是不介意再让你开开眼界。”

    “什么?”

    哈萨贝尔抿了抿嘴,难以置信的问道“之前打伤我的是你……莫非,你已经踏入了神域?”

    “不只是我。”

    艾萨拉笑眯眯的拉过安德里亚的左手,试图将他扯到自己身边。

    但此时珊蒂斯突然飞快的握住丈夫的右手,安德里亚十分尴尬的被两人拉得双手张开。

    “嗯?”

    艾萨拉眯了眯眼睛,面色不善的看向珊蒂斯。

    珊蒂斯也不甘示弱的回瞪过去,两人仿佛能激起火花的视线让夹在中间的安德里亚直翻白眼。

    利用一闪而逝的混沌神力灵巧的甩脱两人的拉扯,安德里亚身上的气势一闪而逝。

    哈萨贝尔感受到另一名神灵的威势,背上突然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我投降。”

    从心的哈萨贝尔最终低头了自己的头颅,单膝跪地向基尔加丹表示臣服。

    “生命庇护所之事已经让我得罪了安托兰议会和萨格拉斯,与其惶惶不可终日的等待事后接受女巫会的惩罚,不如将赌注放在两位神灵身上放手拼一把。”

    “哈萨贝尔愿意向基尔加丹大人献上忠诚,今后您的意志就是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安德里亚扯了扯嘴角‘怂得还真快,不过也好,这下又节省了不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