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成功!
    佛劳斯有些担忧地冲着艾罗说道:“艾罗会长,起司先生……真的不要紧吗?他看起来受伤很重的样子啊!”

    艾罗心中早已经是乐开了花,但他的表面还是维持着那种冷淡的模样。同时,还十分鄙夷地瞥了一眼在外面泥地中挣扎,正在艰难地爬起来的起司,冷笑着说道:“不用管他,吸血鬼嘛,没那么容易死。倒是你们家的果果,果果的伤势怎么样?病怎么样?没问题吧?”

    “你怎么能够这样?!”

    在艾罗十分关心那个小女孩的时候,这位人质现在却是直接冲着人鱼之歌的会长狠狠地发了一个脾气。

    果果的眼圈红红的,她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愤懑与气恼!甚至,这个小女孩现在还想要从病床上爬下来,好不容易才被一旁的玛歌拦住。

    “起司大哥哥刚才救了我!你怎么能够这么说他?!艾罗会长你平时人很好的呀,怎么对起司大哥哥那么过分?!你不去搀扶他,我去!起司大哥哥!你等一下,我马上……马上就过来!”

    一边说,这个小女孩还硬是想要下床。对于这个脾气那么倔的小丫头,玛歌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转过头看着艾罗,看他是有什么决策。

    但就在艾罗还没有说话的当口,那位夜之一族却已经艰难地从泥泞地上爬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仅仅只是回过头瞥了一眼那个还在床上挣扎的人族少女,随即冷哼一声:“我……不用你们人类可怜。也不用你们人类照顾。管好你自己吧……臭丫头。”

    说完,他就拖着沉重的步伐,甚至就连跳下屋顶想要来搀扶他的忌廉他都随手推开,就这样在所有人的众目睽睽之下,顶着雨,向着公会的方向缓缓走去。

    对此……

    艾罗真的十分的感动。

    甚至已经立刻决定要给这个家伙准备是个大猪肝!今天晚上可以放开了吃,敞开了吃,吃撑肚皮都无所谓的那种胡乱吃!

    入戏啊~~~果然还是入戏啊~~~!

    不愧是十几年的老冒险者了,就算一开始还没有办法领会自己的精神,但是只要稍稍给一点点时间,就可以领会的笔任何人都好,任何人都优秀!

    哎呀呀,自己的公会里面有这么优秀的成员,这让艾罗实在是兴奋!甚至有点想要现在、立刻、马上就开始跳舞,开始唱歌了~!

    “会长哥哥,让他一个人回去……不要紧吗?”

    但是在其他人的面前,自己还是需要继续保持一个冷血无情,只懂得压榨属下利用价值的讨厌老板才行。

    艾罗伸手摸了摸可可的脑袋,随后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好啦!现在任务圆满完成!佛劳斯哥,哈娜姐,还有我们可爱的小果果~~!今天你可要好好休息休息哟,别让你爸爸妈妈担心,知道吗?”

    对于艾罗,果果显得十分的抗拒。这个小丫头鼓着腮帮子,看起来不像是看待什么救命恩人,反而像是看待仇人?“哼!”

    算了!今天的收获很不错!艾罗心情好,也不会和这样的小丫头计较。

    “那么现在,收工!”

    ————

    当晚,人鱼之歌公会。

    窗外的雨终于开始重新变成雪花,但是这种阴冷的感觉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角落的壁炉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这些火苗至少可以将笼罩在所有人脸上身上的寒冷一并驱逐。

    艾罗现在的感觉非常好。

    他的手中端着一杯牛奶,略微摇晃,保持牛奶的液面触碰到    杯子边缘下方差不多三毫米的距离。这样可以显现出些许的余韵,也可以保证自己不会装逼失败。

    作为一个老板,作为一个公会会长,现在的艾罗并不介意把自己心里的喜悦摆在脸上让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如果属下一直猜不透自己的老板究竟在想什么,想必也会疯掉的吧?

    “会长,你觉得我们这一次的计划……怎么样?虽然说事情发生的还挺突然的,但应该做的还不错吧?”

    忌廉在旁边嘟囔了一句。这个刺客看起来稍稍有些紧张,但现在的他看起来精神还不错,显然也是因为这一次的事件成功而欣喜。

    艾罗则是继续让自己的脸上保持微笑,只不过在轻松之余略微缓了一口气,微微闭上眼睛,让自己保持一种微醺的状态。

    “我觉得肯定没有问题啊,不然你以为我们会长为什么会那么努力?现在的情况明显已经对我们非常有利了吧。对吧?会长。”

    一旁的玛歌倒是显得十分的轻松,她看着自己的手指甲,一边欣赏一边说道。

    坐在玛歌身旁的可可则是抱着自己的杯子喝着里面的蜂蜜水,犹豫片刻之后说道:“就是……有点吓人。以后这种事情我希望还是不要遇到太多次比较好……会长哥哥,起司哥背上的伤口真的没有问题吗?血族的恢复能力真的那么强吗?我看他当时就连路都走不动了,这也是演技吗?”

    “哼,不是演技是什么?我早就说过,我们夜之一族的身体素质比你们人类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了。”

    就在此时,起司和布莱德、芭菲三人却是从后面的医务室里面走了出来。布莱德和芭菲两人表情看起来有些轻松,起司则是披上了一件略显单薄的衬衣,但还是没有穿起来。

    艾罗伸出手,将手中的牛奶指向起司,然后转了个圈:“转过来,让我看看。”

    起司的嘴角略微抽了一下,但还是脱下衬衣,将背部重新展露在艾罗的面前。

    现在是夜晚,那些伤口的确正在快速愈合。但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吧,所谓的愈合也仅仅是不流血而已。那一个个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结痂就好像一个个血红色的眼睛,看的艾罗心里有点发毛。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之前贴在起司背脊上的那块铁皮现在也被拔下,一大块的皮肤也是伴随着拔下的时候被扯开,露出里面血淋淋的肌肉和一些骨骼,看着的确是有些骇人。

    “我还以为你会想要把这块铁皮一直镶嵌在你背上呢。”

    艾罗略微抿了一口牛奶,让自己杯子里面的液体继续保持着三毫米的余韵。

    起司披上衬衣,缓缓哼了一声,说道:“还是免了。就算这东西能够在白天的时候保护我的心脏,但实在是太妨碍我的行动。而且……我虽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就死,但的确是太疼了,所以这种事情以后还是少做的比较好。”

    艾罗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将手中的牛奶杯往桌上一放,乐呵呵地说道:“以后不会做了!这一次的戏剧成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这比我原先设计的剧本简直就要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一旁的玛歌冷笑一声:“我们的会长还知道自己不是个编剧人才。”

    艾罗不理她:“经过这么一次之后,起司,你以后在鹈鹕镇里面还是保持那种横着走的模样!你不需要特地向人表示礼貌,也不需要和镇民们之间产生多少互动!只需要表现出你的拽,你的痞气,你的高傲和自负就行了!这样一来我给你立的人设就完美了,就再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啦!哈哈哈哈!来,吃吃吃!这可是我为你尽心准备的晚餐,请尽量吃!你能够吃多少就吃多少!吃吧!”

    在艾罗这种狂笑声中,起司缓缓来到桌子旁边,看着那一桌子的各色动物肝脏食物。

    虽然说他对于这个会长的想法多多少少有些无法理解,但看在那么多食物的份上……

    很快,起司就坐了下来,拿起刀叉开始尽情享受这些普通人吃不了,但他却吃得津津有味的食物了。

    可可咽了一口口水,努力抱起手中的牛奶喝了一口。这个小丫头舔了舔自己嘴角的白色泡沫,开口说道:“会长哥哥,那些乞丐要怎么办?圆奶酪说这些乞丐很疯狂,很难对付,所以就全都扔给我们关押了,难道……我们接下来要一直供应他们的饭菜吗?”

    艾罗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可能?你看你的会长哥哥像是那么和善的人吗?”

    可可想了想,微微摇了摇头。那边的布莱德却是插嘴道:“咦?难道会长不和善吗?我看会长挺和善的呀。”

    忌廉从自己的碗里面拿起一块面包塞进布莱德的嘴里,自己继续吃着手中的食物。

    对于关押在后面的那些乞丐,艾罗倒还真的是有些想法。

    在略微喝了一口牛奶之后,他干脆拍了拍手,说道:“布莱德,忌廉,你们吃完了的话就去后面,抓一个乞丐过来。我有些话想要问问他们。嗯……对了,就抓白天那个被我们弄断胳膊的家伙吧,已经对付过了,应该比较容易问话。”

    三两口扒拉完嘴里的食物之后,布莱德和忌廉转身前往后面,将关押在厕所内的乞丐拉出一个,推到艾罗的面前。

    这个乞丐捂着自己刚刚接上,但却没有办法自由移动的手,目光显得十分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