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夜色下的篝火
    离开了南方热闹的雪溪城重新北上,还没有走出几天,就已经开始感觉到冬天的力量正在逐渐复苏,让人终于意识到,现在已经是开始吹雪的十二月了。

    和来的时候那种热热闹闹的情绪不同, 回程的路上大伙儿并没有显得那么多话,只是很正常地聊天,然后安安稳稳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从绿色逐渐化为一片白色。

    当然,人鱼之歌已经混熟的诸位还是和往常一样,白天时候聊聊天,顺带着拿出消遣时间用的牌打一下,到点了吃点东西,想要方便了就让马车停下来在路边解决一下。

    如果遇到城镇的话众人还会稍稍休息一会儿,让身体的疲劳少许恢复一点。尽管住酒店这种提议被艾罗多次拒绝,但一路上众人终究还是无惊无险地向着鹈鹕镇的方向前进。

    但……

    无可否认,人鱼之歌的内部也的确无法像往常那样的热闹。这种十分明显的差异感毫无疑问地就来自于那个最新加入人鱼之歌的成员,那位夜之一族的前夜下獠牙副会长,身为呛手的起司。

    呼————

    马车奔波了一天,在天色暗下来之后众人终究还是因为疲劳,互相将就着搭起帐篷,在背风处扎营。不用多久,帐篷中就传来众人轻轻的呼噜声。

    天空中的雪缓缓地飘着,但和在鹈鹕镇内看到的那种漂亮的雪花不同,旷野之上的雪总会给人一种十分凄凉的感觉。

    风夹着雪,吹动帐篷,发出一阵阵的声响。一些巨大的冰雹更是会在四周砸出些许奇奇怪怪的声音。

    或许是这样的声音实在是太响了,又或许是这一路上终究还是睡的太多,精力无处发泄所以并不困吧。在风再一次地拍打帐篷之后,布莱德还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睡意全无地爬了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起身,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也不敢乱动,只能凭借着入睡之前的记忆伸出售后,轻轻触摸一旁由层层叠叠的棉花絮和树枝构建起来的那个巢。在凑近一点,听到这个巢中传来芭菲那种轻轻的呼噜声之后,他才略微松了一口气,重新准备躺下。

    但在他即将躺下去之前,帐篷外的一个影子却是让他微微一愣。

    想了想后,布莱德拿出大衣披在肩上,悄悄地摸出帐篷。只见一个同样裹着大衣的人现在正盘腿坐在众人的营地之中,呆呆地看着那还没有被雪水完全打湿的篝火。

    “起司先生?”

    布莱德轻轻呼唤了一声。

    坐在篝火旁的起司回过头,那双猩红色的瞳孔即便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也显得格外显眼。尽管早已经知道,但突然看到这么一双眼睛的时候,布莱德还是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

    “哼。”

    起司也看出来布莱德那种缩了一下的表情,嘴角发出一声冷哼,再次回过头去看着那堆篝火。似乎相比起这个公会的人,这团即将熄灭的篝火更加让他有兴趣一般。

    “哎呀,您的眼睛真的好吓人啊!突然间看到真的会吓人一跳的。起司先生,您的眼睛在晚上那么亮,您一定也看的很清楚喽?”

    但出乎起司意料之外,那个刚才还被他鄙视的家伙竟然直接开口点出自己的眼睛可怕。并且在这之后还直接大刺刺地坐在了起司身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

    起司的眉头略微皱起,他干脆地放下手中的枯树枝,说道:“虽然我加入了你们公会,但你可别以为我是真心诚意加入你们的。你可以继续害怕我,没有关系,反正我在你们公会的时间不会很长。”

    布莱德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再次憨憨地笑了起来:“随便啦,我只知道蓝纹会长好像是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处理的样子。在这之前,起司先生随便想要在我们公会住多久都没关系。我相信会长一定也是这样想的,而且我们人鱼之歌也都很欢迎起司先生的!”

    “欢迎?呵。”起司拍了拍手,带着些许嘲讽的口吻说道,“也就你和那只花妖精,你们两个傻瓜连带着你们会长欢迎我吧?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刺客,那个死灵法师还有你们的那个牧师,看我的眼神可算不上什么友好。”

    这个大个子揉着自己的后脑勺,他皱着眉头,显得有些为难地说道:“啊……你没有睡着吗?我看白天的时候起司先生一直都在睡觉……还有,虽然会长没有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会长一定很感谢你晚上帮我们守夜的。”

    听着布莱德的话,起司的眉头明显地皱了起来。很显然,这个大个子并不会专注在一个话题上,说着说着就会突然把话题聊到其他地方去,典型的想到哪说到哪。

    起司带着些许无奈地呼出一口气,继续说道:“总而言之,你们对我的态度我很清楚。作为人鱼之歌收留我的报偿,我帮你们守一下夜也没什么。反正我晚上的精神状态最好,白天睡觉,可以和你们完美地错开时间。”

    布莱德依然蹲在旁边,一双眼睛显得十分好奇。

    眼看着篝火熄灭,起司稍稍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别当个好奇宝宝了,快点回去睡吧。”

    但布莱德却是笑了笑,说道:“没事,我现在不困。起司先生,再过个几天我们就要到边境省了,然后很快我们就能到鹈鹕镇了。嗯……虽然起司先生一天到晚说我们人类很怕你,这一路回来吧……我也明显有感觉到忌廉,可可,玛歌他们三个好像在故意远离起司先生。但是……”

    这个傻大个继续憨笑,稍稍停顿片刻之后说道:“我小时候,爸爸妈妈也没有和我说过什么传说故事。起司先生,你就当给我补补课吧,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我们人类为什么那么怕你们啊?还有还有,起司先生你们夜之一族好像很强的样子,你们有多强啊?你们又会什么技能?是魔法比较强大还是力量很强?你白天的时候我看你都是用短呛的,你晚上那么强,白天就非要用短呛吗?其他的能力不可以吗?”

    曾几何时,起司作为一名夜之一族向来都是以强大,冷酷立足于夜下獠牙。

    那怕是自己的好兄弟蓝纹,也从来没有过像一个好奇宝宝那样一口气问自己那么多问题。

    他皱着眉头,显得有些无奈,但又有些烦躁地说道:“你怎么那么多屁话?乖乖睡你的觉不行吗?”

    布莱德却是十分憨直地摇了摇头,说道:“会长曾经教育过我,如果想要别人对你好,那么首先就要自己先对别人好!我们人鱼之歌就像是一个家一样,大家都是家人。但是会长也说过,即便是家人之间也不代表一定要互相迁就,是家人也会有矛盾,关键的是我们要想办法处理好这种矛盾。那个……会长的话可能比较难懂,我也是花了好多功夫才理解的。”

    “然后嘛,那个那个……因为可可,忌廉还有玛歌他们对你好像不太好的样子。而会长这些日子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平时也不怎么爱说话了。我也不可能让芭菲来和你聊天的吧……哈哈,芭菲自己估计也没什么兴趣。这么想一下,好像也就只有我来和你聊聊天。其实我也挺想和你聊聊天的呢。”

    对于布莱德的这种硬核聊天,起司唯一能够做的也就只有皱起眉头,显得十分无语。

    过了片刻之后,他这才终于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嗯!我很想知道!如果对起司先生了解的更详细,那么说不定我也能够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害怕起司先生了,这样我也可以想办法说服他们,对不对?”

    终于,起司的嘴角闪过一抹亮色。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后,这才缓缓地将夜之一族和人类之间的战争的事情说了出来。

    虽然起司自己对于当年的那场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是一知半解,但至少他可以说出很多人类对夜之一族的固有印象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在你们人类的眼中,我就是一个喜欢吸食你们人类中处釹的鲜血,在夜晚可以化身蝙蝠,施展可怕的魔法的怪物。你们人类给我们起过好几个名字,什么吸血鬼啊,血族啊,食人妖啊之类的。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在你们人类的眼中我和那些魔兽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一边说,起司不由得开始自嘲了起来。他别过头,却看到旁边的布莱德一脸好奇的模样,竟然没有一点点害怕的神色?

    “你……不怕我吗?不怕我开始吸你的血?”

    布莱德微微一愣,他想了想,再次憨笑着说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觉得不怎么害怕。嗯……我不像会长那样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反正我就是觉得,起司先生不是那种会突然扑上来咬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