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四百零四章 “和谐”的交谈
    “鱼……鱼血???”

    服务生似乎一时间没有听明白,凑过脑袋再次问了一句。

    起司合上菜单,轻轻点头说道:“你们菜单上不是说你们有烤鳕鱼之类的菜吗?那么应该也有鱼血吧?给我来一杯就行了。”

    听着起司的这些话,这位服务生立刻像是见了鬼一样,面部表情显得十分抽搐,站在原地却是一动不动,压根就没有想要去找厨房做的意思。

    放下菜单片刻后,起司见这个服务生依然没有去操作,这才略微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就给我来一份烤鱼肝吧,希望能够尽量烤的嫩一点。同时也不需要什么配菜,就这个可以了。”

    到这里,这位服务生终于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后就收走菜单,向着厨房走去了。

    等那个服务生完全离开,起司这才转过头,用一副略带着些许挑衅的表情看着面前的艾罗。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位会长却是依然在脸上带着那一抹仿佛永远都不会消失的笑容,淡淡地看着他。

    “起司先生,您为什么想要用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来让我觉得你是个‘怪物’呢?”

    片刻之后,艾罗的手指略微划过面前的酒杯,淡淡地笑道。

    对于艾罗现在的这种态度,起司倒是显得有些惊讶。他想了想,脸上的笑容也是随之扬了起来:“怎么,难道在你的眼里,我不是一个怪物吗?”

    艾罗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来还真有意思,我们人类有的时候可以和魔兽(和谐)交朋友。不瞒您说,我们公会也有一头一直住在里面混吃混喝,还整天找人撒娇的魔兽,我们沟通的都很不错。既然魔兽在我眼里都可以不是一个怪物,那么凭什么您就必须在我眼里是一个怪物?”

    起司略微歪着脑袋,略显好奇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公会会长。片刻之后,属于艾罗的一份招牌烤鳕鱼上了桌,他不由得淡淡一笑,说道:“哈哈,很多人一开始都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嘛……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觉得味道怎么样?鳕鱼可是雪溪城的一大特色!”

    不说其他的,艾罗切下一块鱼肉放进嘴里,那醇厚的口感和带着些许鲜甜的味道的确非常的美妙,甚至可以让人有一种仿佛嘴里正在进行一场垵摩一般的舒适感。

    而且肉块虽然大,但这种鳕鱼本身似乎并没有什么骨头,所以完全可以像是吃普通的肉类一样一大口地咬下去。吃起来真的很爽快。

    不过嘛……

    这也仅仅是以普通的餐厅的实力来评价的而已。

    艾罗用叉子稍稍刮掉鳕鱼块上的盐块,笑道:“味道不错。能够在这么优美的地方吃着这么美味的食物,我真的是太幸福了。”

    起司略微裂开嘴笑了笑,他看着艾罗面前这块鳕鱼,虽然他的嘴巴略微有些张开,但最后还是带着些许反射性的不适而闭上了。

    “请问夜下獠牙公会中,您这样的人很多吗?”

    一边吃,艾罗一边试探性地探索一些对方公会的事情。

    这个高礼帽对此却是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怎么,这个问题很重要吗?随随便便探听对方公会的组成成员可不是一件好事哦,艾罗会长。”

    “不是好事吗?我倒是觉得这对于我们相互之间加深了解会非常的有帮助。”

    不过,艾罗可没有打算就这样停止这样的探寻,继续让脸上充满微笑,说道:“我们即将一起进行一场难得的行动,我觉得在这种时候互相了解一些或许会对我们彼此更加方便一点。比如说……如果您的公会中和您同族的成员较多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在夜晚展开行动会更加好一点?”

    对于艾罗现在的这个提议,起司那双猩红色的瞳孔中再次流露出些许感兴趣的色彩。他双手抱在胸前,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面前这个矮个子会长。良久之后,才微微笑了一声,说道:“艾罗会长,我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真心真意地回答我。”

    “我不怕你。”

    不用等他问出来,艾罗在吃了一块鱼肉之后轻描淡写地就把答案给说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且直截了当的回答显然让起司一下子被打乱了方寸。他继续保持着双手抱在胸前的动作,但是一时间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了。

    “既然你们公会愿意接受你待在夜下獠牙,那么我就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你绝对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威胁,也相信你一定能够接受我们人族的规矩并且进行一定的适应。既然你已经完全融入了我们人类,并且还能在一个公会中通过自己的行动来获得尊重,那我又干嘛要怕你?”

    起司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艾罗。

    他看着这位会长那副轻描淡写,并且完全没有任何恐惧表情的脸庞。看着他就这样轻轻松松地坐在自己面前,吃着这块看起来完全没有一点点血丝的鱼肉。

    同时,当这个年轻的会长弯下头吃的时候,他那略显粉嫩的后颈会不由自主地露出来,白里透红,闪烁着十分建康的光泽和色彩……

    看着这样一个在自己面前竟然完全不设防,还能够真的言行一致说出“我不怕你,我相信你”这种话的人,渐渐地……起司的嘴角也是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笑容。

    “嗯?起司先生,您怎么了?”

    艾罗抬起头,却见面前这个呛手此刻却是拉着那顶高礼帽低下头,遮挡着自己的脸,让艾罗看不清他现在究竟是什么表情。

    “啊,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让人高兴的事情。”

    过了片刻,这位呛手才略微拉起高礼帽,重新冲着艾罗笑了一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服务生终于把起司的食物端了上来。盖子掀开,一块还带着些许血丝的鱼肝冒着热气,就这样光秃秃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嗯,看起来还是有些东西的嘛。”起司拿起刀叉,对着这块鱼肝切下去。

    用艾罗的话来说,这的确是做的非常的柔软。那一刀下去几乎可以看到这块鱼肝仅仅只是表面弄得稍稍熟了一点,内里却还是非常的鲜嫩,甚至都还有一点点血丝流出来。

    起司切下一小块还带着血水的鱼肝放进嘴里。

    他咀嚼了两下之后,眉头略微皱了一下后轻轻摇了摇头,就将手中的刀叉放了下来。

    “那么,艾罗会长,不如谈谈您的人鱼之歌公会吧。”

    起司的双手再次抱在胸前,整个身子前倾,带着些许好奇的口吻说道——

    “虽然我们会长没有和我详细说明,但我还是有些好奇。你们人鱼之歌究竟是做了什么才得罪那么大的一个公会的?同时,你们竟然能够在得罪他们之后还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让他们的幕后控制者直接表示和真实之眼撇清关系,还能够动员帝国将这个公会列入非法集会名单之中?”

    “要说你们公会是闲着没事干,喜欢平白无故地惹怒大公会然后再动用手里的权势把人家干掉的话也就算了,可在和艾罗会长聊了这么一会儿之后,凭我的第一感觉,艾罗会长您好像并不是一个那么空闲喜欢没事找人麻烦的人啊。”

    这个问题还真的是有些难以回答了。

    艾罗也不知道糖衣酒那个老东西到底散播出多少的消息来,现在说的太多实在是不太方便。

    在略微思索片刻之后,这位会长也仅仅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唉,既然开了公会,总会遇到一些不怎么喜欢的事情,有的时候就会陷入无奈。等到时候我和你们会长见了面,了解了一下你们究竟明白多少东西之后再详细谈谈吧。”

    “哦?您是想要和我们会长见面之后再谈啊?”

    起司的嘴角突然扬起,露出一抹略带些许邪性的笑容——

    “换句话说,您觉得和我之间谈不了,或者是您有什么东西不方便说,甚至想要蒙骗我们会长的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感受到这个起司嘴角的那一抹邪笑之后,艾罗突然有了一种自己完全被当成猎物一般的,从后背蔓延起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连原本吃鱼的手也是在这瞬间凝固,一下子显得僵硬不动了。

    但,作为一个会长,艾罗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那么就必须立刻找回场子来。当下他强行让自己镇定,继续将一块鳕鱼肉放进嘴里,同时微笑着说道:“呵呵,有事情不方便和起司先生您说,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再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公会内部的一件机密。相信就连起司先生一定也有很多你们公会内的事情不方便对我这个外人说的吧?所以,我觉得瞒着你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对于艾罗的这个回答,起司却是不由自主地靠在椅子上,略微想了想后,觉得这么说似乎也对。终于,他嘴角的邪笑稍稍收起,重新展露出之前那种温和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