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四百零三章 奇怪的人
    “上!”

    眼看这个男人动作松懈,四周围着的人群们立刻一拥而上!

    这下好了,这个刚刚还在耍帅,看起来显得完全一副好整以暇的男人现在却是被这些手拿草叉的人团团围住,你一拳我一脚地暴揍起来。

    “让你猖狂!让你装!刚才不是很厉害的吗?让你还带着高礼帽!装!再给老子装!”

    拳打脚踢之下,这个高礼帽的帽子滚到一旁。倒是现在他被那么多人围着,艾罗也看不清楚这家伙究竟长得怎么样。

    “喂!你们看!他的这把火呛里面完全没有子弹啊!哈哈哈!这就是一把空呛啊!而且这把呛好烂。哇!竟然是一把模型?哈哈哈!是模型啊!”

    一个人趁乱把刚才高礼帽的火呛拿出来,高高举起,向着众人吆喝。这样一个“事实”更是让四周围殴的人群们更加起劲,一边笑着咒骂一边踹上一脚,看起来是完全不把这个高礼帽放在眼里。

    不过看起来四周那些围殴的人还有些分寸,毕竟双方之间并没有真的弄到不死不休,再加上对方的火呛里面并没有子弹,所以他们也没有用手中的草叉往这个男人的身上捅下去。

    在经过一连串的拳打脚踢之后,围攻的人群终于有些累了。领头的一个男人让众人散开,随后围住那个刚刚被高礼帽保护起来的女性,一把抓住她的衣领,大声喝道:“钱呢!把钱还给我!不然这家伙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那个女性明显是被吓怕了,她撇过头看着那边躺在地上,浑身是伤,嘴角甚至还流着血沫的男子,然后再看看四周这些围着自己的男人,不由得咬了咬牙,颤颤巍巍地从自己怀里取出一个钱袋。

    领头的男子一把夺过这个钱袋,反手就给了这个女人一巴掌,骂骂咧咧地道:“偷老子的钱?也不掂量掂量你自己究竟有多少斤两!还有,下次想找保护(和谐)伞的话最好找个厉害点的, 别在找这样的怂包来保护你!哼!”

    咒骂一声过后,围着女子的人群终于渐渐地散开,在那位领头男子的带领下扬长而去。

    而这个偷钱的女性在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什么危险之后这才慢慢站了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

    她别过头,也是瞪了一眼那边依然没有起来的高礼帽,片刻后,带着些许恼怒的情绪冲着他啐了一口——

    “妈的,没几斤几两还来逞英雄,信了你真是老娘瞎了眼了!”

    一边骂骂咧咧,她一边离开。转眼间,就混入了人群之中。

    四周看热闹的人群见当事双方差不多都已经走光,再看一会儿,那个躺地上的家伙也没有爬起来的意思,所以也是逐渐散开,该干嘛干嘛去了。

    随着人群逐渐散开,艾罗也是从灯架上下来。他看看四周,稍稍靠近这个躺在地上的高礼帽,想要看个仔细一点。

    渐渐地,这个高礼帽终于稍稍有了些动作。

    他好像这才终于回过神来,挣扎着从地上缓慢爬起来,伸出手,不断地向着四周摸索着。

    花了点时间,这个男人终于摸到他那顶已经被完全踩扁的高礼帽,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用手努力撑起,再戴在自己的脑袋上。

    然后,他再次开始四下寻找起来。

    “那把火呛模型被那些人拿走了。你需要去追回来吗?”

    就在他不断寻找的时候,艾罗走上前,面带微笑地说道。

    这个高礼帽男人略微一愣,他回过头看着艾罗。

    在他看清楚面前这个矮个子相貌的同时,艾罗也是真真正正地看清楚这个高礼帽究竟长着一张怎样的脸。

    那是一张略显憔悴的面庞,脸颊的两端就如同被刀削下来一样,甚至给人一种骨瘦如柴的感觉。

    但是,必须要承认,这却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庞。这种宛如营养不良一般的憔悴……怎么说呢?反而给这张脸庞带上了一些些的病态美。

    他的皮肤很白皙,白的甚至让艾罗觉得他可能太长时间没有在太阳底下活动了?这种近乎完全没有血色的皮肤就像是死人的皮肤一样。但是和白色的皮肤相对称的,则是那双宛如鲜血一般猩红的眼睛。

    而除了这些之外,真正让艾罗惊讶的,是这个人的耳朵。

    在那稍稍略长的耳鬓头发之下,是两只宛如精灵一样略长的耳朵。

    只是和他的皮肤一样,耳朵上的肤色也是苍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

    “你是……?不,你不是人类?”

    艾罗轻轻地嘟囔了一句。

    这个高礼帽倒是挺着那张显得有些鼻青脸肿的脸,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的关心,先生。让你见丑了……”

    对于眼前这个人,艾罗仅仅是一阵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恢复常态,脸上挂满了微笑,说道:“不不不,与其说我看到了什么丑态,我反而看到了一种十分优秀的品质。您干的还真不错啊,尊敬的先生。”

    高礼帽略微一愣,稍稍肿胀的双眼看着艾罗,似乎在揣摩他的意思。

    艾罗笑了笑,从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一块手帕,上前替这个高礼帽略微擦去脸上的尘土,继续说道:“如果让那些人直接抓住那名女盗贼的话,那么那个女孩的一顿毒打肯定是少不了。但是呢,她的确是偷了东西,就算她是一名女性,从道德的角度来说也不太好直接站在她这一边。”

    “在这种时候,您站了出来。通过这种夸张的方式您承受了那些失主的暴打。虽然能从表面上看他们之所以打您是因为您的嚣张和不知所谓,但其实您是凭借着让自己挨打,来让那些人发泄一下被偷走钱财的怒气。”

    “这样,在打完您之后,他们的气也差不多消了。对付那个女盗贼自然也懒得再下什么狠手,一个耳光就当是惩戒。”

    “就这样,您保护了一个虽然从道义上讲挨打完全应该的女性,同时也让那些失主出了气,不会再对她进行施暴。这样的行为难道不应该称之为优秀吗?”

    或许是艾罗的手触碰到了高礼帽脸上的伤口吧,这个男人眉头一皱,略微缩了一下。

    艾罗笑笑,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手帕直接塞到这个男人的掌心里。同时也是伸出手,说道:“艾罗·加西亚,很高兴认识您。请问您是?”

    听到艾罗自保名号,这个高礼帽男人略微楞了一下,随即紧盯着艾罗。片刻之后,他呵呵笑了一声,拿起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灰尘说道:“真的是让人鱼之歌的会长见笑了,我哪里想得到那么好的做法?刚才真的是我装过头了而已……啊,请原谅我现在进行自我介绍。我叫起司,隶属于夜下獠牙公会。”

    艾罗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起司身上这套衣服,说道:“您这件衣服背后的獠牙图案还真的挺显眼的。但我建议您下次再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好脱掉有公会标识的东西。不然……很容易给您的公会招黑啊。”

    起司微微一愣,随后拉了一下自己身上这套衣服,笑着道:“哎呀呀!当时情急,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嘛。艾罗会长,没想到今天就和您见面了。本来我还以为你们要过两天再来呢。”

    此时一辆马车过来,艾罗和起司向着路边走了两步。他笑着说道:“能够提前来和诸位见个面也是我心中一直所想的事情。倒是起司先生,您的同伴们呢?他们没有和您一起吗?还是说他们也要过两天才来?”

    起司挥挥手,笑着道:“我一个人闲着无聊出来溜达溜达,我的同伴们嘛……他们现在正在办事。艾罗会长,我们也别光是在马路上站着了!难得见面,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怎么样?”

    天堂之光的那种态度,艾罗现在已经是见识过了。所以现在他也只能从夜下獠牙这边开始着手。既然有这个公会的人肯引荐,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雪溪城内什么都不多,但餐厅却绝对不会少。

    两人稍稍离开大路转进一条小巷,找了一间看起来人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太过偏僻的餐厅坐下。

    “请问要吃点什么?”

    服务人员端上菜单,艾罗扫了一眼,不由得稍稍皱起眉头。随后他就将这本菜单交给面前的起司,笑道——

    “我对这座城市不熟,你点吧,我随便吃点就好。”

    起司接过菜单翻了几页,也是略微皱起眉头道:“你们这……就只有烤的东西吗?银鳕鱼是烤的,鸡肉是烤的,就连海带、蔬菜这种东西,也全都是烤的?”

    服务员笑着点了点头:“是的,这是我们店的特色,请一定要尝尝我们店的招牌特色鳕鱼,味道非常好呢!”

    起司拿着菜单上下扫视,片刻后,他偷偷摸摸地瞥了一眼对面的艾罗,见这个会长真的是一副完全没来过这里的模样,这才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那就来一个你们的招牌吧。然后,给我一杯银鳕鱼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