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个好人
    忌廉低下头思索着,他的眉头却是越来越紧,脸上的表情也显得越来越困惑起来。

    “嘿,怎么了?不高兴了?”

    布莱德看到这位兄弟突然停下来不吃不喝,甚至不开始吹牛了,不由得轻轻推了他一下。

    忌廉摇摇头,说道:“没有不高兴。只是今天我们说到会长,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的会长,他其实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芭菲有些吃饱了,现在只是抱着蜂蜜花茶一口一口地喝,同时悠哉悠哉地说道:“他是个怎样的人,你不是很清楚吗?你刚刚还下了结论呢。”

    忌廉点头,并不否认:“没错,我的确说过我们会长是个贪财,为了利益可以出尽各种馊主意坏点子,而且还能够想尽办法坑钱的老板。说实话,公会的奖金制度一般来说的确是百分之二十作为报酬,而我们公会的报酬却是最低的百分之十,在更久以前甚至都不给钱。光是凭这一点,我说一句我们会长是个黑心老板也绝对不过分。”

    “可是,在这之外呢?”

    忌廉稍稍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四周所有人的身上扫过,继续说道——

    “除此之外,我们都很清楚我们的会长平时会做些什么事情。”

    “虽然贪钱,但我们会长身上却好像有一个惊天大秘密逼得他必须要不停地赚钱。可即便是想要不断赚钱,他赚钱的方式和我们普通人想象的也不一样。”

    “会长不会去刻意压榨别人,也不会去故意掠夺。和一般情况下赚钱必然会断其他人财路的方式不同,我们会长赚钱的方式是不断地拓宽大家的财路,让所有和我们公会合作的人都有得赚。”

    “另一方面,会长虽然有的时候显得有些小心眼,但很多时候毫无疑问,我们都不会否认我们会长应该是一个好人吧?嗯,虽然是一个喜欢撒谎哄人还专门赚人钱的好人。”

    “越是和会长相处的时间长,我就越是觉得会长这个人身上的矛盾很重。”

    “他说他毕业于劳滕树学院,这家学院的招牌我觉得应该很有分量的。可即便如此,有些人还是想要对我们人鱼之歌动手,这针对的不可能是我们这些成员,只可能是我们的会长。”

    “然后,经济系?你们在这里的所有人,曾几何时听说过经济系的学生能够做大做强的?而且老滕树最有名的好像是魔力和武技系吧?何曾听说过什么经济系的学生能够做大做强?”

    “所有加入我们人鱼之歌的成员们,相信大家都不是被我们会长的力量所折服的吧?虽然有些时候我们会长会冒傻气,显得有些憨憨的,但毫无疑问我们都承认我们的会长在经济方面有着非常独到的眼光。这种眼光真的是单纯的学校学习就能够学出来的吗?如果每一个老滕树学院的经济系学生都能做到这一点,我们蓝湾帝国恐怕早就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强的商业帝国了,拥有丰富财力的我们怎么可能现在还在和猎凶座帝国不断地纠缠?可如果单纯的学校学习不可能让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变成我们会长这副样子,那么究竟是怎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我们会长这样的人呢?”

    “最后……就是我们会长的身世。”

    “我们都觉得会长可能来自一个很有教养家庭,但我们却无法解释会长竟然做得一手好菜?”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但如果真的想要害一个人却绝对不会手软。这样的人可能出自哪个贵族?会长究竟是受着怎样的教养长大的?在三年之后我们的会长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这些事情全都不得而知。”

    说了那么多一堆,忌廉稍稍缓了一口气,让自己略微轻松了一点。

    他看看众人,看到在场的人脸上全都浮现出些许犹豫不定的表情后,随即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我们的会长……接触的时间越长,我就越是不太清楚会长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是我终究能够肯定,我们的会长是一个好人,虽然有的时候我心里隐隐约约会有些不安,但总体上我知道,只要会长还需要我,只要人鱼之歌还需要我,我这条命就一定是交给会长,交给人鱼之歌了。”

    忌廉的话的确值得深思。

    哪怕是布莱德,这个大个子现在也开始低下头努力地思索起来。

    他停下剥瓜子的手,略微想了想之后,也是点头说道:“艾罗会长吧……会长真的是个大好人。不过,我这个人脑子比较笨,忌廉你刚才说的这些好像挺复杂的样子,我搞不清楚。但是,我们干嘛要去想那么多呢?会长是个好人,会照顾我们,会体谅我们,会安排一个最好的方法让我们去克服难关,这不就成了吗?”

    对面的玛歌微微一笑,说道:“从一个成员的角度来讲的确如此。不过我估计我们的刺客大师是在感念自己没有更好地帮助自己的老板工作,每天只能傻傻地跟在会长身后,没有办法提前帮我们的那个小会长打点好一切而焦心吧。”

    忌廉呼出一口气,说道:“再怎么说,我们会长的年龄也不算大。在我们公会中甚至也只比可可这个小丫头大上三岁,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年龄都要小。如果他不是我们的会长的话,他对我来说就是个古灵精怪的弟弟。在这个世界上总没有哥哥整天什么都不想,就靠着弟弟整天想法子赚钱的说法。”

    听到忌廉提到自己,可可呼呼了两声,嘟囔道:“好啦好啦,知道你对会长哥哥很忠诚。这些话没有必要一天到晚挂在嘴上说嘛。就算会长哥哥是个怎样的人我们目前还没有办法下一个定性,但大家也都同意了不是?我们会长是个好人,既然是个好人,我们就不需要想那么多了。”

    “嗯……好人……吗?”

    在人鱼之歌好不容易对这个话题有了一个一致性的答案之时,一直都在旁边听着这场议论的特斯拉却是皱着眉头,轻轻嘟囔了一声。这样的嘟囔声让众人全都不由自主地转过头看着他,同时还报以一个十分危险的眼神。

    没办法,毕竟刚才那么一大堆长篇大论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家伙带出来的,如果这家伙还想要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带节奏的话,那么估计人鱼之歌中不会只有一个人想要率先打死他。

    “喂,你这家伙,什么意思?”

    有了布莱德撑腰,本来就显得很大胆的芭菲再次抱着一粒瓜子,飞到特斯拉的面前,哼哼唧唧地说了一句。

    特斯拉抬起头,这才突然注意到四周人都看着自己,连忙带着些许紧张的神情说道:“不不不,我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艾罗会长是个好人……这一点我也不否认!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说!”

    芭菲举起瓜子对准特斯拉,似乎只要这个家伙说的话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她就要把这枚瓜子插进他的眼睛里。

    特斯拉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只是吧……这段时间我也思考了很多,想了很多。我不否认你们会长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也不否认他是个好人……可我总觉得,你们会长好像有一点点偏激的感觉……他总给我一种……一种……怎么说呢?一种潜在的破坏狂一般的感觉。”

    刹那间,娜帕的脑袋一下子就从牛奶碗里面抬起了起来,紧盯着这个安装师。

    也幸好其他人现在全都看着特斯拉,也没有人会注意这只猫的动向。

    可可哼哼笑了一声,说道:“破坏狂?喂,你没有搞错吧?我们会长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个破坏狂啊。”

    特斯拉揉着自己的后脑勺,轻轻点头:“嗯……嗯,我知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们想啊,一开始我不知道我们公会的元素机被针对了,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觉。可后来我知道元素机被针对了,那么在这之后艾罗会长却反而开始支持我了?要知道,一开始他可是不怎么支持我们公会的呀,我问他借钱他都直接拒绝了。”

    “但是现在,艾罗会长不仅仅是支持我,而且还愿意借钱给我……这种很明显是和皇家协会对着干的事情吧?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一大堆,我基本上算是对你们会长有一些了解了。他是一个尽量和气生财的人。可偏偏是一个这么喜欢和气生财的人,现在却直接作出那么大的反抗动作,说你们的会长没有破坏欲……我还真有点不太相信了。”

    在特斯拉说完之后,在场的中人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片刻之后,忌廉和玛歌率先起身,缓缓走到特斯拉的身后。

    可可和布莱德两人也是慢慢地抬着桌子往旁边挪了挪,两人分别左右站在特斯拉的面前。

    这一刻,这位安装师的脸色一下子都变了。他带着些许犹豫地看着四周这些人鱼之歌的公会成员,声音也开始有些失真了:“你们……你们干嘛?怎么看着那么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