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三百零三章 无家可归的少女
    忌廉四下看了看,只见自家会长现在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而那边的可可已经是气的浑身发抖,显然处在爆发的边缘!至于布莱德和芭菲这对搭档现在则是看着她摇头,却始终都在关注会长想要怎么做。

    事到如今,看来也只有他这个话事人才能出来说两句了。

    “玛歌xiao姐,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忌廉敲了敲桌子,脸上尽量保持着微笑——

    “吃也就算了,把你的唾沫放进我们的锅里我也能忍了。可你竟然连一点点的礼貌都不懂,这也难怪你明天就必须离开我们公会了。”

    “离开?开什么玩笑,老娘可是付了钱了。”

    玛歌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只是继续一口一口地吃着,一串吃完,伸出手还想去拿另外一串。

    只可惜,这次却是被布莱德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甩了出去。

    没有吃到食物,玛歌捂着有些被捏疼的手腕,不由得哼哼了一声:“你们想干嘛?老娘付了钱了!五十枚金币!你们理所应当照顾我的生活起居,至少还有三个星期呢!”

    布莱德微微一愣,再次转向一旁的艾罗,等待自家会长发言。

    艾罗别过头,看到那边已经开始掏法杖的可可,不由得呼出一口气,说道:“玛歌xiao姐,钱是睿鹰伯爵付的。而且睿鹰伯爵现在已经退房。你现在这种姿态……还真是太不客气了呀。可可,坐下,不要那么紧张。你可是一位淑女,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可可手里捏着钢铁法杖,重重地哼了一声后,这才重新坐了下来。不过她的手依然捏着法杖,似乎只要这个女人有任何一点点的异样,她就会立刻让小白割开她的喉咙!

    玛歌再次抽了一下鼻子,抬起胳膊就想要抹抹嘴。可她马上看到自己这件衣服的袖子,想了想后,干脆不再抹嘴,再次伸出手去拿棘皮蛤烤串。

    布莱德再次想要阻拦,但艾罗却是伸手拦住,让他先不要那么激动。

    “哼,老娘在你们这里花了那么多钱,吃你一点东西怎么了。过去点,妨碍我坐了。”

    拿着烤串,玛歌冲着忌廉哼了一声。

    但忌廉并没有挪动自己的屁股,而另外一边的布莱德也没有动静。见此,这个女人自己转过身,去旁边搬了一张椅子过来,自顾自地坐下,就这汤料吃了起来。

    “玛歌xiao姐,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气氛有些紧张,艾罗可不清楚自己的这些手下还能够忍到什么时候。现在提个问题,也算是让她说说话,缓解一下现在这里的紧张气氛。

    “没什么打算。但老娘用不着你可怜。”

    狠狠地咬了一口棘皮蛤的腿肉之后,玛歌伸手就抓起旁边布莱德的水杯,咕嘟咕嘟地喝了两口。这个动作让芭菲一下子炸了,这只花妖精猛地飞到玛歌面前,浑身上下的树叶立刻化为针尖一般,全部都对准了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

    “芭菲,冷静一点。我平时怎么教导你们的?当一个人表现的越是强硬的时候,就代表这个人现在越是脆弱。人如此,魔兽也是如此。”

    艾罗的嘴角带着冷笑,看着玛歌的眼神中也带着些许的怜悯与嘲笑。

    听到艾罗的声音,芭菲身上的树叶这才略微缓和了下来。见此,布莱德才连忙伸手,将她重新捧回自己的怀里。

    玛歌倒是哼了一声,一边吃一边道:“脆弱?我看起来很脆弱吗?哼,是你自以为我脆弱吧?老实告诉你,你可别以为白天的时候是你救了我,当时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三两口将一只棘皮蛤吃完,玛歌端起水杯再次咕嘟咕嘟地喝了两口:“这种小场面我见得多了!想当年老娘可是同时伺候过五个男人,现在才三个,简直就是小场面!”

    艾罗也不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等到这个女人吃着喝着,不说话的时候,他才微微一笑,说道:“哦?照你这么说,反而还是我们人鱼之歌多管闲事了?”

    玛歌的身体略微一僵,艾罗那带着嘲讽和把玩的声音让她吃东西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恢复了这种大吃大喝的模样,哼哼说道:“插过我的男人数量没有八十也有一百,老娘会害怕再和那三个男人搞吗?简直是笑话。只要愿意给钱,任何男人都可以上我的床。艾罗会长,之前你不是说我是你的情妇吗?如果你想的话,今天晚上你也可以来我的床上。”

    不等可可爆发,艾罗却是先一步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的很开心,甚至笑的有点夸张。

    这样长久的笑声却是让玛歌那自信满满吃东西的模样不由得停了下来,她抬起头,刚刚还显得十分坚强的眼神之中, 现在却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丝异样的色彩!

    那名为恐惧的色彩。

    “这么说来,我艾罗·加西亚还真的是多虑了。不过玛歌xiao姐,你表现的很不错,但睿鹰伯爵说的更加没错。虽然你看起来好像很聪明的样子,但在我和睿鹰伯爵的眼里,你依然是一个傻女人。傻到自以为装出现在这幅强硬的模样就可以表现出自己的尊贵,傻到想要用粗俗无礼来支撑起你这个早已经一无所有的女人。”

    艾罗没有等到玛歌说话,他起身,缓缓走到这个女人的身后,抬起手,轻轻地放在这个女人的脑袋之上。嘴,也是凑到了她的耳边——

    “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会一无所有吗?”

    玛歌咬着牙,心中的那一丝丝的恐惧竟然让她不敢回头,也不敢看身后这个完全比自己矮,身形也显得比自己单薄的会长。

    “不是因为你的钱不够多,也不是因为你是女人。而是因为你,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当成一个和睿鹰·希斯坦,卡普·休斯顿·米赛尔汉一样的‘人’。”

    “现在,吃吧。好好吃这顿晚餐吧。”

    “然后,再好好认清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究竟明白了什么。你从之前拥有五六千金币的大xiao姐,变成现在的一贫如洗,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你实在是想不明白,或是想错了的话……”

    艾罗的手,终于从这个女人的脑袋上松开。

    他也不再叙述之后的话语,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就当做没有玛歌这个人一样,继续吃了起来。

    他吃的很开心,也正是因为这位会长吃的很开心,一旁的其余成员们也只能看看这个女人,当做没有看到她一样,继续吃了起来。

    一顿饭,在成员之间的有说有笑中逐渐落下了尾声。

    人鱼之歌互相聊着天,说着话,把这个女人如同一个空气一样地置之不顾。在收拾了餐盘之后,唯独留下玛歌面前的这一摊餐盘没有收拾。

    看着那些逐渐散去的公会成员,玛歌抬起头,看了看掉在自己头顶的天花板。又环顾了一下这座公会的一切,终于,她还是捂着自己的胸口,缓缓地上了楼,重新回到那个让她失去一切的房间里,躺在了床上。

    夜色,逐渐深沉。

    今晚,却是一个连月光都没有的无光之夜。

    玛歌蜷缩在房间的角落,捂着被子,就像是生怕自己再次被侵犯一般地把自己裹成了一团。

    伴随着所有的一切变得更加黑暗,她那双赤红色的眼睛也是不由自主地向着四周张望!凡是外面走廊上只要发出任何一点点的声响,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哆嗦一下,紧张地注视着房门的方向!

    她,在颤抖。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这种无法遏制的颤抖让她的心脏狂跳不已。

    当房间中的蜡烛突然因为燃尽而熄灭的刹那,那汹涌的黑暗瞬间笼罩住了这个女人的一切!

    恍惚中,她似乎再次看到了那张夺走了她一切的老人的脸!也看到了黑暗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手……有着无数的手正在向她伸来!这些手想要摸她,想要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捏过!还有那些舌头,还有那些曾经让她无比熟悉的眼神!

    他们在笑着……

    那些男人都在笑着!

    他们带着征服欲在笑,带着能够随意掌控他们胯下的这个女人而笑!只要给了钱,这个女人身上的所有都是属于那些男人的!所有……所有……!所有!所有——!所有的所有——!!!

    所有的……一切——!!!

    “呀————!!!”

    玛歌,叫了出来。

    她本能地伸出手掌,掌心中爆发出来的光芒瞬间驱散了眼前的黑暗。

    但……这些光芒所能够做到的也仅仅如此。

    她抱着自己那散发出管光芒的手掌,就像是在下着冰雪的黑暗森林里迷路的孩子一样,手中只拿着一根随时都可能熄灭的火把,呼叫着,寻找着,想要找寻一个温暖的地方,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可以不用再那么冰冷的地方……

    “呜……呜呜呜……”

    抱着自己的手掌,这个少女,蜷缩在被子中,被恐惧与绝望所笼罩的少女……

    哭了。

    ——1302年7月29日,伙食费:-3金3银1铜2铁,结余:420金6银8铜9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