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游戏体育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11.群鸦之舞(上)
    在遥远的中东,阿拉伯世界的某个大沙漠中。

    此时正值夜晚降临,这片荒凉的沙漠上,温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很渗人的程度。

    在沙漠的月光照耀下,一头骆驼被绑在一个小帐篷边。

    在帐篷里,穿着一件风衣,还带着用于遮蔽风沙的头巾的扎坦娜xiao姐,正舒舒服服的躺在那里。

    她手里捧着一本三流爱情故事小说。

    她看着那烂俗的情节,然后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人嘛,总要有个爱好。

    “嘟嘟,嘟嘟”

    扎坦娜xiao姐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将沉浸在糟糕爱情故事里的魔术师xiao姐惊醒。

    她有些不耐烦的撇了撇嘴,将头顶的手机拿起,放在眼前看了看。

    嗯,一个陌生的号码。

    “归属地在德克萨斯州。”

    伊卡洛斯的声音从扎坦娜放在手边的墨镜上响起,眼镜娘说:

    “你在那里也有朋友吗?”

    “没有。”

    扎坦娜摇了摇头,她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说:

    “也许是推销广告呢,谁知道呢。”

    “喂?”

    扎坦娜将手机放在耳边,漫不经心的拨动眼前的书页,她说:

    “请问你找谁?”

    “我找扎坦娜.扎塔拉!”

    一个沙哑的,如烈焰燃烧,又如骨头摩擦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让扎坦娜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这声音,怎么也不像是正常人能发出的。

    就像是无聊的灵异故事里那些恶灵打来的电话一样。

    但扎坦娜并不害怕。

    她是个施法者,她并不会被吓到。

    “我是扎坦娜。”

    魔术师xiao姐坐起身,她说:

    “你又是谁?”

    “梅林让我打这个电话,说你可以帮我。”

    在德克萨斯州的大地上,强尼驾驭着熊熊燃烧的机车。

    他一手拿着被烈焰灼烧的手机,一边抓着一个汉堡,塞进自己燃烧的颅骨里。

    他一边和人类一样咀嚼着这垃圾食品,一边说:

    “梅林和我们越过了地狱之门,但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有个傻瓜天使诓骗我们为他做事,梅林觉得这件事可以利用。”

    “你可以把我理解为我他的朋友,或者兄弟...我只能在现世待2个小时,要完成梅林交代的事情远远不够,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扎坦娜看了一眼手边的眼镜。

    在那墨镜前方,伊卡洛斯投射出一副投影,在卫星被“借”用拍摄到的画面中,熊熊燃烧的恶灵骑士正在夜幕下奔驰。

    他在地面上拉出一道笔直的火线,就连卫星的画面也看的清清楚楚。

    “你是强尼?”

    扎坦娜眨了眨眼睛,她说:

    “梅林组建的地狱之子的一员?”

    “你也知道我吗?”

    强尼发出一阵笑声,他说:

    “没错,我是。”

    “你需要什么帮助?”

    扎坦娜问到:

    “都说出来吧。”

    “我现在去抓一个叫卡赞的逃亡恶魔。”

    强尼说:

    “天堂和地狱都派出了猎手去追捕它,梅林的意思是,除了这个卡赞之外,那两个代表不同势力的猎手也要被抓起来。”

    “你有信息吗?”

    魔术师xiao姐说:

    “关于那两个猎手的信息。”

    “我只知道一个恶魔叫胡斯,另一个天使叫路德,都挺厉害,而且他们应该都在德克萨斯。”

    强尼提醒到:

    “要去抓它们,你们可能需要一些强力的战士。”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扎坦娜记录下信息,她说:

    “抓到它们之后呢?”

    “和我汇合。”

    强尼将手里被加热到沸腾的可乐一口喝光。

    他抛掉那空荡荡的杯子,在脱手的瞬间,那杯子就被焚烧成一团渣滓。

    恶灵骑士眺望着远方荒凉大地上的一个石油工厂,那里灯火通明,有某些大型设备正在运转。

    而且强尼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是在挖石油。

    他对电话另一头说:

    “在时间到了之后,我会带着它们一起下地狱...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和梅林要做的了。”

    “记住,女士,你们只有2个小时。”

    “2个小时吗?”

    扎坦娜活动了一下肩膀,她说:

    “足够了。”

    电话挂断了。

    扎坦娜扔下手机,她看着眼前的墨镜,她说:

    “你都听到了,梅林要从地狱脱困,他需要帮助,那个天使路德交给你,我去找其他人,解决那个恶魔胡斯...没问题吧?”

    “没问题。”

    伊卡洛斯轻声说:

    “我们会接他回来...他已经离家太久了。”

    —————————

    硫磺港的一家夜店里,地狱风暴家不成器的女儿萨塔娜.地狱风暴正在享受着欢乐时光。

    在这个豪华的包厢中,萨塔娜以一个很咸鱼的姿态,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躺在沙发上。

    在昏暗迷离的灯光中,几名吸血鬼帅哥跪服于地面,以仆人的姿态服侍着这位地狱公主。

    它们轻吻她的脚趾,为她涂抹香精。

    那场面...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砰”

    在晃动的**酝酿之时,包厢的门被粗暴的踹开。

    戴蒙.地狱风暴穿着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快步走入了包厢中。

    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妹妹那糟糕的现状,他对那些被吓坏的吸血鬼帅哥说:

    “滚出去!”

    那些吸血鬼完全不敢违逆戴蒙的意思。

    它们飞快的鱼贯而出,还很懂事的顺手关了上门。

    “又怎么了?”

    萨塔娜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她说:

    “你打断我的狂欢夜...”

    “梅林传来了消息...”

    戴蒙冷声说:

    “我们要为他做一件事,时间挺紧,如果因为你的缘故导致事情失败,你下半辈子就永远别想狂欢了!”

    “梅林?”

    在听到这名字的时候,萨塔娜如鲤鱼摆尾一样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身上盖着的薄纱也散落在地,那完美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

    戴蒙有些绝望的摇了摇头。

    他闭上眼睛,将一套长裙丢给自己不成器的妹妹。

    他说:

    “对,梅林,他还活着,而且很快就会重返人间。”

    “丽亚娜正在等我们,阿萨佐已经在德克萨斯锁定了目标,哦,对了,还有个好消息...”

    戴蒙脸上闪过一丝阴沉的笑容,他说:

    “强尼也回来了,他这一段时间一直和梅林在一起。”

    “恶灵骑士啊。”

    萨塔娜淅淅索索的快速穿好衣服,她诧异的说:

    “梅林还真是有办法,居然把那死去的家伙都带回来了。”

    “唰”

    一扇暗红色的光门在包厢中亮起,边境女王看来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戴蒙和自己的妹妹走向那光门,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对自己的妹妹说:

    “还有个坏消息...我听说,康斯坦丁也会一起回来。”

    “谁?”

    萨塔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她看着自己的哥哥,她说:

    “你说谁会回来?”

    “约翰.康斯坦丁。”

    戴蒙撇了撇嘴,他说:

    “那个你‘魂牵梦绕’的渣康...”

    “棒!”

    萨塔娜迈步走入通往地狱边境的光门中,她妖艳的脸上闪过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她舔了舔嘴唇,轻声说:

    “欺骗我感情的男人居然还能活着回来,这太棒了...”

    “也许,我可以再杀他一次!不,不!那太便宜他了!”

    “赞美渡鸦...今日,好事连连啊。”

    另一边,在德克萨斯州的黑夜中,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一辆造型硬朗的老派豪华敞篷车正在行驶着。

    那车前挂着一个古怪的车牌。

    上面有地狱大君路西法的标志。

    而开车的,是一个穿着沙滩衬衫,大短裤,还带着一定白色宽檐帽,全身上下充斥着肥肉的家伙。

    看上去就像是个有钱又任性的肥宅。

    他一边听着上个时代的歌,一边随手拿起一瓶易拉罐啤酒,粗暴的扭开,往嘴里灌了一口。

    他盯着远方那正在燃烧的石油工厂,他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唔...看来卡赞被抓到了,那天使的速度这么快吗?我得加速了,惹得老大不高兴,我可就完了。”

    说完,他猛踩下油门,引擎发出咆哮,让这台车前进的速度更快。

    但就在他加速之后第三秒,一道暗红色的光芒突然在车辆前方升腾起来。

    穿着黑色盔甲,扛着斩魂大剑的边境女王丽亚娜从那光芒中走出,她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她看着那开车的恶魔脸上诧异的表情。

    下一刻,丽亚娜抬起手,手中的斩魂者大剑绽放出暗红色和幽蓝色交织的光芒,在利刃闪耀的寒光中,那剑刃呼啸着斩落。

    “哐”

    疾驰的车被这一剑从中央斩开。

    在火花四溅的爆鸣声中,这来自地狱的漂亮跑车被一分为二。

    它在烈焰飞腾中,擦着丽亚娜的身体飞向她身后,又砸在地面上,引发了第二次爆诈。

    而来自地狱的猎手以和他体型截然不同的敏捷,在跑车被砍开之前,就跳到了后方的大地上。

    地狱猎手胡斯盯着眼前那蛮横的女王。

    他阴沉着脸,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徽记,他高喊道:

    “丽亚娜.拉廷普斯陛下!我代表路西法大君的意志而来。”

    “我在执行地狱的任务,你为何要阻拦我?”

    “嘁”

    丽亚娜撇了撇嘴,根本没打算回答这问题。

    而在胡斯身后,地狱风暴兄妹也一左一右的从撕裂的维度之门中走出,地狱之子的三位成员将眼前的地狱猎手围在中间。

    荒凉大地上的夜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冷了一些。

    “瞧瞧它,哥哥。”

    穿着暗红色紧身作战服,白色的长发飘摇的萨塔娜抬起左手,一团熊熊燃烧的地狱烈焰在她手心凝聚着。

    这地狱公主发出了一阵惹人心动的轻笑,她盯着恶魔胡斯,她说:

    “它还以为抬出路西法的大名就能吓退我们,真是好笑。”

    “世界上总有愚蠢的人,也有愚蠢的恶魔,妹妹。”

    戴蒙伸手整理着自己的领带。

    在他胸前,属于地狱大君马尔杜克的魔鬼符文已经开始闪耀。

    那如火光蹦跳的五芒星符咒让他所在方位的空气都变得焦灼起来。

    戴蒙用燃烧的双眼盯着眼前的地狱猎手,他手指虚握,一把燃烧的三叉戟跳入手中。

    他说:

    “胡斯,路西法那个老家伙麾下最好的猎手,我听说你在过去几十年里,为路西法抓住了很多心怀异心的叛逃者...”

    “你看上去挺能打的,但,兄弟...帮我们个忙。”

    戴蒙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他说:

    “大家时间有限,所以,别挣扎了,好吗?”

    “你们!”

    胡斯感觉到事情不妙了。

    眼前这三个家伙每一个都不好惹,而且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代表着他们绝对不只是要来这里,和他打个招呼。

    这高阶恶魔一边暗中积蓄力量,一边喊到:

    “你们真的要和路西法大君为敌吗?好好想一想!这是愚蠢的...”

    “砰”

    灼热的风在他背后吹起,胡斯转过身,如章鱼一样的触须从充满肥肉的躯体中迸发出来,交错着挡住了萨塔娜砸来的高浓度熔岩火球。

    那爆发的烈焰灼烧着胡斯不断后退。

    在他身后,边境女王也提起斩魂者,如幻影一样出现在他身边,那利刃手起刀落。

    “噗”

    胡斯的一只手臂被连根切断,在灵魂被切伤的剧痛来袭之间,他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噗”

    燃烧的三叉戟在下一刻穿胸而过。

    那灼热的利刃,将他连同他尚未爆发的力量一起钉死在了地面上。

    “都让你别挣扎了。”

    戴蒙走上前,他看着挣扎不休的胡斯,他蹲下身。

    他说:

    “不挣扎就不会疼。”

    “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这样可悲的家伙也理解不了我们要做什么。”

    “也许在你看来,你代表的地狱和那个什么路德代表的天堂是其他人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但在我们看来...”

    萨塔娜悬浮在半空,地狱之女轻声说:

    “那不过是一堆腐朽的,丝毫不值得畏惧的玩意...”

    “渡鸦回来了,我们期待并呼唤的新时代要来了!”

    “噌”

    冰冷的利刃擦着胡斯的脸刺入大地。

    在他的注视中,边境女王施施然走上前,她抬起脚,用雕刻着骷髅装饰的高跟战靴踩着他的身体,就如一座山压住了他。

    丽亚娜冷声说:

    “地狱猎手胡斯...深感荣幸吧!”

    “今夜,渡鸦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