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玄幻魔法 > 破天录 > 第982章 敲竹杠临阵磨枪
    一旁韩天行挤了过来,凑过来看了一眼,便面色古怪的小声道:“原本是不能的,但公主殿下强烈要求参赛,于是经过裁判委员会的裁决商议,同意公主殿下参赛。”

    灵山派的修士并不都在一个分区赛场,但大师姐却和李乘风在一个分区赛场,她听到这番话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说道:“美人恩重,李乘风,你要留神了!”

    李乘风见大师姐的目光中带着警告,他心中微微一凛,还没来得及琢磨便听见韩天行低声道:“对呀,师兄,我这些天可是听说了,现在很多人摩拳擦掌的准备要对……挑战你呢。”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是何苦呢?”

    李乘风当然知道,赵飞月参赛很显然是为了他能走得更远而扫清障碍,只是赵飞月的人情,他可是欠得越来越多,到了一个根本还不清的地步了。

    李乘风心中嗟叹,很快将目光投到彩单上,在种子排行榜的第十三名找到了他自己的名字。

    李乘风:

    灵山派新晋入门弟子,国公李越后裔。

    战绩:首次门派考核大会双榜第一;战胜千山雪;击杀绝无疾、雷劫老妖,出道至今未曾一败。

    法宝装备:落日呛、百三玉澄牌、文圣笔。

    修为法术侧重向:近战、召唤,木系精通,拳脚呛剑精通。

    实力预测:伪金身级。

    评价:实力极限未知,斗法天赋顶级,擅长以弱胜强,近战实力强,欠缺远程强攻和对抗手段,遇到顶级高手近战实力同样存疑。

    李乘风看得目瞪口呆,这上面写的虽然简单,可不仅精准,而且剖析犀利,甚至连李乘风最强的三**宝都知道是什么!

    这……这等情报搜集能力,实在是太过于可怕!

    最关键的是,他们不仅知道李乘风进入了法宝国库选走了文圣笔,而且李乘风还是看了这彩单才知道,原来自己手头上那副麻将牌的名字叫做“百三玉澄牌”啊!

    随后,李乘风看到他下一轮的对手崇羋婧的资料,种子选手排行第七。

    崇羋婧:

    星城门弟子,领队,掌门孙侄女。

    战绩:连续三年门派考核大会个人榜第一;连续两次考核大会杀入前十;只身一人平定袁州魔物动乱,一夜之间斩杀乙类魔物四头,丙类魔物一百零三头,出道至今一百七十三战,一百三十胜,二十一负二十二平。

    法宝:灵犀玉珠、真魂项链、宇通法杖、星云罗裳。

    修为法术侧重向:远程高手,木水双系精通,不惧近战,幻术大师,破幻大师。

    实力预测:伪雷劫级。

    评价:年轻一代顶级强者,星城门下一任掌门最有力竞争者,修行天赋世所罕见,斗法天赋优良,远程无敌,近战为相对软肋,但对手一旦近身不能在一弹指之间结束战斗便可以举手投降。

    李乘风看到这些评价和资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是他目前来说非常畏惧的一种类型的对手:幻术师!

    有苏月涵这么一个顶级幻术大师在身旁,李乘风当然对于幻术师有所了解,他很清楚幻术师的强处在哪里,弱点在哪里。

    可是……一个不惧近战的幻术大师是什么概念?

    一个同时是幻术大师,又是破幻大师的修士,这又是什么概念?

    妈的,这种人打擂台就是个怪物啊!!

    打擂台有开场,双方上来要互相致敬,对裁判,神教、朝廷官员敬礼,对于幻术师来说,他们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悄无声息的展开布置,等再开打时,那可就真的如同评论所说的那样:一弹指时间内不能制服对手,那就等着被对方控制蹂躏吧!

    可是,一弹指能打败一个伪雷劫级高手么?

    虽然说雷劫级前面加了一个伪字,可……这意味着这名修士已经达到了金身顶级,无限接近雷劫!

    一弹指,也就是五秒钟的时间想要在擂台上击败一个早有准备防范的伪雷劫级高手?

    您在开玩笑么?

    李乘风心里面简直破口大骂!

    李乘风双眉紧锁,心中飞快思索着应对办法:要不……这一场认输得了?反正可以认输五次!

    可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李乘风便立刻惊醒起来。

    对于一名修士而言,这种车轮战看起来能够选择自己对手,可以战略放弃的选项很美,可真正的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一个很可怕的陷阱。

    因为它会在一名立志高远的修士内心深处种下一个种子:我所放弃的那一场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

    这种种子一旦种下,将来如果遇到同一个人,立刻就会被对方揪住这一点狂攻猛打,最终导致心理防线崩溃,继而战败,形神俱灭。

    这种例子,千百年来修行界屡见不鲜。

    李乘风打起精神,将认输的选项立刻排除掉,同时开始飞快的盘算着攻敌之策。

    他一路走着,眼睛盯着前方,可心思却早已经不在,赵小宝韩天行等人则看着手中越来越多的彩单,以及上面的评价,两人交头接耳,赵小宝啧啧而叹:“不知道咱们的评价又是怎样的。”

    韩天行拍了拍赵小宝的肩膀,道:“我等出头扬名,在此一战!”

    赵小宝毕竟是年轻人,此时心中激荡,兴奋不已。

    一行人很快走到玄武区的甲号擂台处,还没进去,便有人鬼鬼祟祟的挤了过来,朝着李乘风挤眉弄眼的说道:“当面可是李乘风李爵爷?”

    李乘风打量着对方,见他一只手揣在怀中,另外一只手捂着胸口,那样子仿佛下一秒钟的台词便是:兄弟,要盘吗?

    李乘风身子往后微微一仰,带着一些警惕的说道:“正是,尊驾有何贵干?”

    这男子相貌有些猥琐,嘴角处有一颗长了几根毛的黑痣,说不出的恶俗,他嘿嘿一笑,低声道:“尊驾可不敢当,只是讨口饭吃罢了。”说罢,他又往前凑了半步,用极低的声音说道:“李真人可要崇羋婧的资料?”

    李乘风哑然失笑,道:“那你可来晚了!”说罢,他摇了摇手中的彩单。

    可这黑痣男子却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这等也配叫资料?”说罢,他将衣领微微敞开了一截口子,露出里面一叠厚厚信袋,他低声道:“我这里有崇羋婧的各类战报,李爵爷想要否?”

    李乘风一愣,随即便道:“属实么?若是有造假又当如何?”

    这黑痣男子立刻便急了,指着自己衣服胸口处的一朵金色的荆棘花道:“我可是荆棘商会的,如有造假,十倍赔偿!!”

    李乘风想了想:“一份多少钱?”

    这黑痣男子伸出一根手指头,神秘而笑。

    赵小宝道:“一百两?”

    这黑痣男子一脸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对李乘风道:“李爵爷何故自轻耶?”

    韩天行在一旁问道:“一千两?”

    这黑痣男子又撇了撇嘴,韩天行此时惊怒道:“一万两?你怎么不去抢?”

    这黑痣男子嘿的一声,道:“既然李爵爷舍不得这个钱,那就告辞了!”说罢,他衣服一收,拱了拱手便要离开。

    李乘风喊住他,道:“先给我来一份,我瞧一瞧。”李乘风递过十张一千两的银票。

    这黑痣男子显然也是见过钱的,不以为意的接过银票,将其中一份递给李乘风,李乘风当着他的面打开封口,取出信笺然后飞快的看了起来,这一看,李乘风顿时面容微动,很快便抬起头来,取出五张一万两的银票,道:“再给我三份崇羋婧战败的战报和她战胜的战报。”

    这黑痣男子笑道:“李爵爷聪明!”

    两人交易后,这黑痣男子拱了拱手,扭头奔向下一个目标,李乘风则一边走,一边仔细翻看着里面的资料,越看越是面色凝重。

    不经意间,他们已经走进了分区擂台的赛场,这里已经有大量的人在环形的观赛石台上或站或坐,其中星城门没有参赛的弟子都聚在入口观战台上,为首的道途明一眼瞧见李乘风便哈哈大声嘲笑了起来:“李真人,你现在临阵磨呛,只怕是太晚了一点吧!不如早点上台投降算了,不丢人!”

    说罢,周围的星城门弟子都大声嘲笑起来。

    赵小宝和韩天行两人不甘示弱,仰头怒斥,这两边本来就有宿怨,之前又互相有过过节,此时这一骂,立刻两边污言秽语,骂声不绝。

    李乘风却充耳不闻,站在原地,他目光闪烁,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