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都市职场 > 都市之兵王归来 > 1685.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不胫而走
    京城国术馆第七层,某贵宾休息室。

    这间休息室是武盟专门为林重准备的,毕竟作为盟主候选,倘若没有自己单独的空间,怎么也说不过去。

    先一步回到这里的冯南、狄云城、欧阳淳、燕冬月、霍冷梅等人或坐或站,或靠着墙壁,或望着窗外,俱都若有所思。

    安静而严肃的气氛中,时间缓慢流逝。

    过了大概三四分钟,狄云城率先打破沉默,向气质冰冷、面容美艳的霍冷梅拱手道:“霍长老,别来无恙,之前一直找不到机会跟你打招呼,顾掌门还好吗?”

    “有劳狄掌门挂念,鄙派掌门很好。”

    原本闭目养神的霍冷梅张开眼睛,抱拳回礼,同时展颜一笑,玉脸冰霜消融,毫无隐世门派的傲气。

    近些年来,广寒派的处境相当尴尬,唯一的超级强者孟青秋犹如闲云野鹤,不知所踪,导致剩下的其他人承受了巨大压力,地位岌岌可危。

    正因如此,面对林重递出的橄榄枝,霍冷梅才毫不犹豫地抓住。

    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看在林重的面子上,霍冷梅也不能跟狄云城、欧阳淳等人把关系弄僵。

    “这次新盟主的投票,当真是波折横生呐。”

    狄云城环视一圈,目光特意扫过冯南清丽精致的俏脸,饶有深意道:“其实我不太理解,林重阁下为何要那么做,以一敌众,实非上策。”

    冯南和雪乃并肩坐着,自进入休息室后便一言不发,并流露出恰到好处的紧张和拘谨,完美扮演着秘书的角色。

    此刻面对狄云城的提问,以及霍冷梅、燕冬月、欧阳淳等人带有征询意味的视线,冯南知道自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必须说点什么。

    因为她是林重的“贴身秘书”,在场最了解林重的人。

    冯南低头想了想,从座位上站起,走到休息室的正中间,用清晰悦耳的嗓音道:“诸位都是武术界的大人物,我原本不该插嘴,但有些事,我认为您们需要知情。”

    欧阳淳心直口快,立即追问道:“什么事?”

    狄云城、燕冬月、霍冷梅等人亦调整姿态,侧耳倾听。

    “阁下他的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冯南的美眸熠熠生辉,嘴角上扬,浮现一缕自信的微笑:“并且还更进一步,正式跻身三花聚顶之境。”

    “什么?”

    欧阳淳霍然起身,目瞪口呆,满脸不敢置信,连声音都变了:“林重阁下他......练成了三花聚顶?”

    狄云城、燕冬月同样大吃一惊。

    作为成名已久、实力不凡的武道宗师,他们很清楚三花聚顶代表着什么,特别是林重还如此年轻。

    丹劲分为两个层次,一为三花聚顶,二为五气朝元,放眼天下,能走到这一步的强者屈指可数。

    霍冷梅心神震动,愈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正确无比。

    以林重展现出来的力量,当前武术界,除了杜怀真、吕归尘、萧狮潼、陈寒洲以及某些隐世不出的老怪物以外,几乎无人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而且,按照林重的提升速度,假以时日,未尝不能复制杜怀真曾经的奇迹,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人。

    “难怪林重阁下他胸有成竹,丝毫不担心失败。”

    狄云城脸色数变,忽然叹息一声,旋即精神振奋,掷地有声道:“正好抓住这个机会,让天下人心服口服!”

    “这件事,还请诸位保密。”

    冯南装出为难的样子,低声道:“我们阁下性格低调,不喜张扬,如果传得人尽皆知,恐怕会怪罪于我。”

    欧阳淳拍着胸脯道:“冯xiao姐放心,大家都是自己人,保证守口如瓶。”

    狄云城、燕冬月、霍冷梅也相继做出承诺,对待冯南的态度与之前截然不同。

    他们意识到,冯南这位“贴身秘书”,在林重心里肯定十分重要,否则不可能知晓那样的机密。

    林重跻身三花聚顶境的消息倘若传出去,绝对会在武术界内掀起轩然大波。

    “今天,一个传奇的时代落幕了。”

    身形窈窕、貌若少女的燕冬月美目闪烁着明亮光彩,轻声道:“我们何其有幸,能见证另一个传奇的诞生。”

    ******

    京城国术馆前面的广场上。

    等待多时的武者们终于知晓了投票结果,顿时全场哗然。

    “没想到,竟然出现了同票。”

    “我原以为林重阁下会被淘汰来着,看来我猜错了。”

    “天龙派不给力啊,才得到七票!”

    “意外情况太多了,谁能想到,真武门居然放弃了许景阁下,转而支持天龙派?而拥有另一位候选人的东华派,居然给林重阁下投了票?”

    “曜日宗不显山不露水,却获得了无极门、宝林派的支持,显然蓄谋已久,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听说林重阁下向另外几名候选人发起挑战,是不是真的?”

    “这下有好戏看了,我辈武者,跟普通人一样投票做什么,当然应该凭武功分胜负!”

    “群雄逐鹿,谁能笑到最后?”

    人群里,陈氏武馆的众人面面相觑,都有点不知所措。

    “爸,我们现在怎么办?”陈鸿询问身旁的陈云生。

    陈云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果断道:“这么大的事,总要告诉青丫头一声,你赶紧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

    “好!”

    陈鸿用力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拨通了陈青的号码。

    电话打过去没多久就接通了,陈鸿将手机放到耳边,堵住另一只耳朵,排除周围的杂音,扯着嗓子喊道:“妹妹,我是你哥,听得清吗?”

    “......”

    足足过去了七八秒钟,陈青没精打采的声音才从听筒中传出:“勉强听得清,老哥,你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吵?”

    “我在京城国术馆外面,人太多了。”

    陈鸿继续大喊:“你快来吧,爸和我一起,还有几个武馆的师兄弟,你师傅等下要跟人打擂台啦!”

    或许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陈鸿有些语无伦次,陈青只听清楚了后半句话。

    “师傅要跟人打擂台?”

    陈青的声音一下子拔高,震得陈鸿耳膜刺痛:“我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