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屋 > 科幻灵异 > 谋断星河 > 第六百三十章:祭天
    汗庭决战胜利之后青女便按照事先和徐锐的约定怂恿苏赫巴鲁对乌力吉动手。

    苏赫巴鲁已经隐忍多年,好不容易才等到了乌力吉大败的机会,再加上汗庭之战时被乌力吉阴了一手,白白损失了两万人马,心中一直想要找回场子。

    其实压根不用青女怂恿,苏赫巴鲁便迫不及待地对乌力吉发动了大战,这才有了后续的乌鸦河大败,以及一连串连锁反应。

    如此一来,垂死挣扎的金山部有了天启卫这个强大的靠山,就好像乌鸦变凤凰,又一次得到了各大部落的重视。

    草原一旦陷入混乱,压在草原人头顶的大魏便会地位飞涨,连带着彻底投靠大魏的金山部也重获新生。

    或许十个草原人里有九个都在背后痛骂金山部里通外国,却再也不敢轻视他们,青女也不再是那个到处流浪,谁都能打她主意的落魄别吉。

    已经忘了有多久没从别人眼中看到对自己的恐惧,即便是苏赫巴鲁见到她也再不敢肆无忌惮地露出垂涎之色,青女沉浸在这种美妙的感受之中难以自拔。

    当青女款款进入徐锐的帅帐时,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疲惫,这段日子以来有太多的事需要她来操持,但是重新掌握权力的美妙却让她始终兴奋,以致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红晕。

    今日她特意穿了一件汉服,褪去了别吉的精美装饰,整个人立刻变得素静柔美,和徐锐当初在长兴城初见她时一模一样。

    本就美丽绝伦的青女在这般打扮之下更可谓天下无二,掀开帐帘的时候,青女经过两个目不斜视的亲卫,甚至能听到他们咽口水的声音。

    青女心中大为满意,莞尔一笑,对今日与徐锐的会面更加期待了几分。

    “见过侯爷。”

    一进帅帐青女便低眉浅笑,学着汉人的礼数,朝徐锐嫣然地施了一礼,那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没人知道她为了这个瞬间在背地里练习过多少次。

    然而徐锐正在低头整理着手中的军事地图,只是抬起眼皮匆匆地望了她一眼,并没有任何表示,方才这一番精心准备都成了对牛弹琴。

    “来了?坐吧。”

    徐锐一边将手上的东西理顺,一边指了指帅案前的椅子,仿佛对待老朋友一般。

    青女不以为意,大大方方地坐到了徐锐对面。

    “祭天的金人带来了?”

    徐锐忙完也坐了下来,仿佛随口问到。

    青女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红晕道:“祭天圣器就在帐外,侯爷是想让巴音祭天蹬上汗位么?

    您放心,巴音是我弟弟,他虽然软弱,但只要我从旁辅佐,再加上先汗的影响力,金山部势必会在短时间内重新赢得草原的控制权。

    到那时整个草原都会匍匐在您的脚下,而金山部则会成为您的手脚,为您看管这片美丽富饶的沃土。”

    青女畅想着美好的未来,罕见地对一个男人喋喋不休。

    徐锐却皱起了眉头,摆摆手打断了青女,淡淡道:“把金人留下吧,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多休息休息,祭天的事就不用你多操心了。”

    青女闻言,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豁然望向徐锐,惊愕道:“你说什么?”

    徐锐望着青女,眸中没有一丝**,依旧淡淡地说:“从今天开始,草原祭天的金人便由我来保管,明白了?”

    青女脸色一变:“祭天圣器乃是草原祭奠长生天的至宝,也是汗王传承的象征,从来都是由日出之地的部落来保管,您……”

    “那都是老黄历了!”

    徐锐又一次打断了青女,沉声道:“从今往后草原必须完全臣服大魏,无论是祭天还是汗位传承都是由我大魏皇帝说了算!”

    “你!”

    青女又怒又急,咬牙道:“你想背信弃义,过河拆桥?!”

    徐锐摆了摆手道:“你我是站在两个国家之前说话,不用这般指摘,就好像你方才说得这么好听,实际上不也是打算先借助天启卫的威势重新掌握草原大权,然后再一步步把汉人赶出草原么?”

    青女被徐锐戳破了心思,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徐锐站起身,缓缓走到青女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手掌落在她肩膀上的一瞬间,青女浑身一震,脸颊顿时通红,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羞,但却始终没有挣扎。

    “听我一句劝,野心这东西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找个好人家嫁了,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不好么,何必总把自己陷于漩涡之中呢?”

    徐锐叹了口气,对青女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可这话听在青女耳中却尤为刺耳,心中刚刚升起对徐锐的一点柔情也瞬间化为乌有。

    “你无耻地利用了我,利用了金山部,然后还想轻飘飘地说风凉话?”

    青女沉着脸说到。

    徐锐缩回手,笑道:“我答应你保住金山部,做到了么?”

    青女一愣,没有说话。

    徐锐继续道:“既然做到了,又何来利用一说?”

    青女默然,仍旧没有开口。

    徐锐又道:“你想通过我把天启卫绑上你金山部的战车,然后再一点一点达成自己的野心,我没那么笨,你也没你想象得那么坚强,放手吧!”

    青女豁然望向徐锐,眼眸里泪光闪闪,又是委屈又是愤怒地说:“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对你的心?”

    徐锐身子微微一愣,沉默片刻道:“因为在你心里,金山部、汗位和草原永远都是第一位的,甚至比你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青女再次沉默。

    徐锐冷笑道:“如果有一天,你必须从草原、金山部和自己的感情二选一,你会怎么选?”

    青女闻言如遭雷击,愣在了当场。

    徐锐叹了口气缓和语气道:“我可以让巴音成为大汗!”

    青女回过神来,幽幽望向徐锐道:“然后呢?”

    徐锐道:“然后草原上的大汗便不止一个,真正能够决定草原命运的仍旧是我大魏的皇帝!”

    青女脸上闪过一丝哀怨:“即便你不信我,但为什么就不能让草原人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因为战争,该死的战争!资源有限,但**是无限的,当**冲突的时候必然会引起战争,而消除战争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把你们变成我们!”

    徐锐沉声说到。

    “所以你就选择牺牲我,牺牲整个草原?”

    青女绝望地问。

    徐锐摇了摇头:“这不是牺牲,而是新生,或者你不愿意新生,但这就是命运!”

    说完,徐锐朝帐外走去,留下失魂落魄的青女。

    临到帅帐门口,徐锐忽然回头道:“让巴音成为圣上指定的其中一位大汗,或者重新投入草原的怀抱,继续反抗汉人,你选一条路吧,这一次决定权在你的手里。”

    说完,徐锐再不看青女一眼,转身走出了帅帐。

    青女心中一酸,仿佛被瞬间抽空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